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躁动 > 正文 【躁动】第九章

正文 【躁动】第九章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作者:春玲。

    2018/2/16。

    字数:5735字。

    【第九章】。

    女人天生就都是逛街狂魔,我和李姐只逛了不到两个小时,两人手里就各自提了六七个袋子了。

    李姐真的很舍得花钱,衣服鞋子化妆品选的都是国际一线的大牌子,仅一双prada的鞋子就花了四千多,她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抵得上我所穿的这一身行头的总和了,如果不是有一个月赚好几千美金当船长的老公,以她做老师的那点工资,根本就不够日常消费的。

    逛的有些累了,也有些饿了,就在新天地广场二楼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吃店,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逛街人群,很是惬意享受。

    吃过午饭,我们继续逛街,可没过一会儿,李姐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我一个人又逛了会,觉得没意思也就决定回家,而就在我拎着几个衣服袋子下到地下停车场,去取车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了李姐的那辆红色小POLO。

    我停住了脚步,仔细回想了一下,可以肯定在我们早上来逛街的时候,我明明看到这辆红色小POLO就停在我车旁边的,而我与李姐分开还不足二十分钟,这点儿时间根本不够她回家再将车开回来。

    难道是车被盗了?亦或是遇上传说中的套牌车?。

    我只是稍微迟疑了那么两三秒钟就快速上了车,将几个衣服袋子往后排座一丢,拿出手机就给李姐打去电话,电话通了,可却迟迟没有了接听,就在我打第二遍电话的时候,我发现那辆红色小POLO在上下起伏的动着,我以为是我眼花了,就揉了揉眼睛,再看,车依旧在晃动着。

    而也就在这时,一个很大胆很不可思议的名词出现在我脑子里,那就是车震。

    为什么说大胆呢?因为这是白天,这里人来车往的,在这里车震真的很需要勇气。

    而说不可思议则是因为李姐的这辆小polo想车震真的有些难度,尤其是与那个一米八十多近一米九的黑大个儿车震,空间太小了,不论是什么姿势都很容易撞到头。

    李姐实在是太疯狂了,难道两人真的那么饥渴,连多花上三五分钟去找间快捷酒店的时间都没有?。

    我苦笑着摇头,发动汽车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回家的路上,我脑子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车里真的是他俩在里面车震?。

    那么小的空间,两个人真的能折腾的开?难道不觉得太憋屈吗?。

    汽车停在小区楼下,四下看了看,果然没有见到李姐的那辆汽车,这也就排除了被套牌的可能,那么也就只剩下被盗以及是被李姐朋友开的这两种可能了,而李姐的那辆小polo相较于旁边的迈腾、奥迪、奔驰等就真的没有可偷性了,因而,也就剩下一种可能,只是不能确定车里车震的人是不是李姐而已了。

    在小区里停留了一会儿,连车都没下就又驶离了下去,去到超市买了些瓜果蔬菜,晚上公公要过来,很可能会在家里吃饭,必须得多准备一些才行,毕竟想要牢牢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仅凭肉体上的欢愉是很难持久的,拴住他的胃也是很重要的。

    买完菜回到家里时也才不过是下午两点半多一点儿,见时间还早,正好也有些乏了就躺在沙发上小憩了起来,就在我睡的迷迷瞪瞪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随手拿了过来,看也没看就直接接通了,在喂了一声后就等着对方开口说话。

    “宝贝儿,干什么呢?”公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我一听是公公,翻了个身,调整可个舒服的姿势,眼也不睁的应和道:“睡觉呢!有事儿?”。

    “没,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说说话”。

    此时正值九月初,秋老虎的尾巴,天干物燥的,人的心情本来躁,而我又被他凭白的扰了清梦,心情只能加个更加不好了,而心情不好火气就旺,对公公当然就缺少了耐心,很是没好气不耐烦的道:“无聊不?话也说了,没事我就挂了啊”。

    “别啊宝贝儿,陪我说会儿话聊会天呗!”公公一听我语气不善,还要挂电话,知道我心情不好,忙出声阻止,然后嬉皮笑脸的讨好着说:“你猜这次从省城给给买什么礼物了?”。

    “给我买礼物啦?”我一听公公说给从省城买来了礼物,立马来了兴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问:“什么礼物啊?”。

    “你猜,猜对有奖励哦!嗯,只能猜三次,如果三次都猜错了,可是要受惩罚的哦”。

    “猜不对还要受惩罚?算了,不猜了,没兴趣,爱说不说吧!”一听猜不对要受惩罚,我立马不干了,说话语气越加的不耐烦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种隔着电话猜东西的游戏,猜东西的一方怎么有可能赢?即便是我猜对了,只要公公一口咬定说我猜错了,我能有什么办法?而且在路上随便重买一件所谓的礼物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其实如果只是随便猜猜我也许为了哄他开心让他高兴陪他玩一会儿也不是不行,就当是他给我买礼物的小福利了,可猜错了还要受惩罚,这就有些……,老东西坏着呢,谁知道他憋着什么坏,想用什么损法子折腾我呢!哼,我才不上当呢。

    公公听出我对那个惩罚很抵触,就笑着问我:“是不是害怕那个惩罚啦?”。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公公笑呵呵的说:“其实我说的惩罚就是想让你给我做顿饭,嗯,最好是炸酱面”。

    “炸酱面?嗯,行!”一听公公所谓的惩罚居然就是让我给他做炸酱面,我愣了一下,随即就笑着答应了下来,因为我知道了公公为什么要我给他做炸酱面的原因了。

    那是三四年的前世了,那时小朋还在,那年的夏天特别特别的闷热,中暑生病的人非常的多,而婆婆正好是其中一员。在婆婆生病休息的那几天,为一家人做饭的重任自然而然的当仁不让的就落在了我这个儿媳妇的身上了。

    记得那几天我晚上做的就都是炸酱面,原因无他,简单、方便、开胃。也不知道是我做的炸酱面太好吃了,还是因为那面是我的,公公每次吃的都特多,平时半碗米饭就饱了的他可以吃下三大碗,吃炸酱面的碗可不是吃米饭的那种小碗,而是那种一碗抵两三碗的海碗。

    “太好了,那可要多做一点啊!”公公听我答应了,不由得高兴起来,还不忘嘱咐我要多做一些。

    “好啦,知道啦!现在说吧,到底是什么礼物呀?”我娇嗔着说道,对于公公从省城能给我买礼物回来,我还是很欣喜和期待的,礼物不需要多么的贵重,只要是能代表心意就好,毕竟在小朋去世后,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人买礼物逗我开心了。

    公公嘿嘿坏笑着说:“你猜”。

    “都认输了,怎么还要人家猜呀!”我故意用那种嗲嗲的语调嫂叫着说道。

    “宝贝儿,猜猜呗,猜对了真的有奖励哦!”公公不遗余力的诱惑着。

    我能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他的喘息声都变的粗重了一些,我知道那是被我甜腻的声音撩拨的,脑海里想象着他下体支着小帐篷,火急火燎不住猛踩油门将车速提至极致的画面,心里面就越发的得意,更卖力的用嗲嗲的声音继续撩拨着他,“不嘛,你告诉人家嘛!好不好呀,好老公”。

    听着电话里传来越发粗重的呼吸声,我眯起眼睛得意的笑了笑,老娘连好老公这样羞人的称呼都用上,我就不怕你不就范,而事实也果真如我想象的那样,等了好一会儿,公公在稍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后,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我说:“宝贝儿,再叫一声,我听听”。

    “讨厌啦!坏死啦!好老公,就告诉人家嘛,好不好嘛”。

    “好好好!”公公乐坏了,今天可是我第一次主动叫他老公,而且还是嗲嗲的撒娇着叫的好老公,怎么能不让他得意非常?在连说三个好字后,激动的笑着说:“是一套蒂芙尼的首饰,你见着一定喜欢”。

    女人对首饰的免疫力很低,我也不能例外。

    一听公公给我买了蒂芙尼的首饰,我的心猛的跳了一下,而且我还从话中抓到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一套,凡是成为套的,那就指定不会只有一件,至少是三件以上,而一枚胸针都能卖一两千的蒂芙尼,一套首饰的价值少说也要数万甚至十数万乃至更高。

    就在我为即将拥有那么昂贵的首饰而欣喜的时候,公公笑嘻嘻的说道:“宝贝儿,高兴不?”。

    我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明明心里喜欢的紧,可依旧装着很不满意的撅着小嘴撒娇着道:“不高兴,你买的又不一定是我喜欢的”。

    “嘿嘿,放心,我敢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公公笑的很得意,语气里满是自信。

    “那我万一就是不喜欢呢,你怎么补偿我?”我蛮不讲理的撒起了娇,刚才公公不是让我猜他给给我买的礼物,猜不对还要受惩罚吗?那么,我现在就要反将回去。

    “宝贝儿,不好吧!”公公很是为难。

    “不好?哼,刚才你还不是这样欺负我来着,现在说不好了?晚啦!”我得意的哼哼着。

    “那你想我怎么补偿你啊!”公公知道跟我讲道理没用,只能陪着小心询问我想要什么补偿。

    我冷哼一声说:“一个月不许碰我”。

    公公对我正是处于恋奸情热,对我的身体无比痴迷的阶段,别说一个月,就是一个星期不让他碰我,他都有可能焦急的疯掉,而我正是知道这一点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为的就是让他着急,从而更加顺利的驯服他征服他。

    试问是一个一丝不挂,完全赤裸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大,还是一个披着薄纱,将赤裸曼妙的身体处于朦胧之中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大呢?。

    我就要做那个将自己隐在薄纱之下的那个女人,不论是身体被他看过肏过多少次,只要披上那件薄纱,都对他拥有致命的诱惑力。

    公公一听是这个立马急了,说:“一个月不碰你?不行不行,一天不碰你都不行,我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你在一起,每时每刻都肏你”。

    “流氓!老不正经!”我嘴里埋怨着,心里却是很高兴,公公的反应果不出我所料,我得意的笑了笑,心知不能做的太过,忙换了口气,关切的问道:“不和胡闹了,现在到哪了?”。

    “快到了,嗯,大概还得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家”。

    我看了下时间。又估算了一下与省城的距离,就问道:“中午是不是没吃饭啊?”。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公公很疑惑,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他中午没有吃饭的。

    “那还不简单,你是去省城开会,开完会你要是和那些领导去吃饭了还能不喝酒,喝酒了你还能自己开车回来?”我撇撇嘴仔细分析着。

    “宝贝儿真聪明!”公公夸奖了一句,然后接着说:“中午本来是有个聚餐的,被他推了,我去挑完首饰就往回赶,本想早点回去给你一个惊喜的”。

    “算你有良心!”听说公公为了给我买首饰推掉一个与领导结交的机会,心里面美滋滋的,知道他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一定很饿了,就说道:“现在是不是很饿啊,我去做饭,等你到家就可以吃了”。

    “多做一些!嘿嘿,我就爱吃你的下面”。

    “流氓!车开慢一些,注意安全!”我啐的骂了一声,但在挂断电话前还是很温柔的嘱咐了他一番,抓住男人的心,以色诱之是最下策,因为你很难保证不会出现更漂亮的女人出现,而且女人黄金年龄就那么几年,若是男人仅仅是被你的美色吸引住的,那等过了这段时间,他就会去对你失去兴趣转而去寻找更加年轻漂亮富有活力的女孩,而只有让她知道你对他的好对他的关心,让他从心往外迷恋上你,在辅以其他一些小手段,慢慢的就会让他彻底离不开你。

    而这也是我最近这两天从网上学来的一些前辈心得。

    挂断了电话,我伸了个懒腰从沙发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炸酱面做起来很容易也很快,只要材料齐全从准备到出锅十五分钟就可以搞定,麻烦的是准备菜码,还好公公不是讲究人,而我也没准备一下子就将他的胃口养刁,所以越简单越好。

    从冰箱里取出下午才买回来的五花肉切丁,葱姜蒜切碎备用,找出豆瓣酱和甜面酱,开火,倒油,油热后倒入肉丁翻炒,待变色放入葱姜蒜末,继续翻炒待均匀且出出香味时放入豆瓣酱以及少量水,翻炒至均匀,再加之适量清水,转小火,待烧开后加入甜面酱,翻炒至均匀,继续熬至收汁,大概两分钟后即可出锅。

    炸酱做好后,我就去找挂面,却怎么也没有找到,而自己和面做的话时间来不及不说也非常的麻烦,无奈,只得去外面买,还好离小区不远就有一家专门做各种面食生意的小店。

    十分钟后,拎着买好的面条回到家,急急火火的往厨房跑去,可走到一半就停住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觉得有些不妥,虽然白色紧身打底衫配上热裤很清楚很性感,但总觉着缺少了月底I安儿什么,歪头想了想,最终还是被我想到了,我这身装扮缺少的是诱惑,是对男人最原始本能的诱惑。

    既然能为我买一套蒂芙尼的昂贵首饰,那我为什么不给他一些额外的奖励呢?

    而且大热天的为他辛苦做炸酱面,又冒热高温跑去给他买面,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来点小浪费岂不是亏死?。

    于是,我回卧室将那套半透明的粉色吊带小睡裙找了出来,换下身上的衣服,最后想想又里面的白色胸罩解了下来,与丢在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放在沙发上,而且是很显眼的位置。

    做好这一切后,我就穿着内裤和半透明的粉色睡衣走进了厨房,洗好锅,放上水,煮了一会儿,等水热的时候,我看着锅中的水,脑子里却想起在挂断电话前公公说爱吃我下面的羞人话语,仿佛感觉到公公正跪在我面前舔舐着我的小穴,突然感觉下体有一股暖流传来,于是忙收回精神,收腹并夹紧双腿,不至于让淫水流下来。

    太羞人,太不要脸啦!怎么能想这些呢?。

    我瑶瑶头,将乱七八糟的思绪甩了出去,而也在这时,锅里的水开始从底部往上冒小泡了,我先往里加了入小半勺盐,搅匀,在将面条放了进去,盖上盖儿,边等水开边去一边准备菜码,黄瓜切丝,削了个土豆准备切丝,门外响起敲门声,知道是公公到了,忙放下菜刀,将削好的土豆放进水里,喊了一声:“来啦”。

    就小跑着去开门,从猫眼往外看了看,只见公公大热天的戴着鸭舌帽站在门口,忙开门让他进来。

    “你稍微坐一下,锅里住着面呢,马上就好!”说完也不管公公就径直小跑着回厨房。回到厨房,继续将削好的土豆切丝,可还没等我几下,公公就从后面将我抱住了,一手从前面搂住我,隔着睡衣揉捏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向下从睡衣下摆探了进去,挑开内裤,扒开逼缝,将一根手指插进起了我的小穴里。

    而随着公公那根鼓胀起来的大阴茎顶在我的臀瓣儿处,我的身子如过电一般麻了一下,然后就软了下去,在毫无作用的挣扎了一下后就屈服的闭上眼睛,靠进他的怀里,任由他双手扭捏了,既然注定抗争无用,那就不如干脆好好的享受吧。

    公公双手揉捏玩弄着我的酥乳和小穴,头枕在我的肩头,舔了一下我的耳垂,坏笑着道:“想我啦?”。

    “没……没有!”我无力的呻吟喘息着。

    “真的没想我?”公公笑笑,插进我小穴口的手指扣弄了一下,“她可比你诚实,都湿了哦”。

    被公公将那么羞臊的事情说出来,我脸颊羞的通红,身体扭动了一下以示抗议,兹啦……。

    就在我羞的无脸见面,不知如何应对公公这头老淫棍的时候,煮面的锅里水开了,溢了出来,溅在液化气灶上发出兹啦兹啦的声音拯救了我,我忙借机扭动身子,挣脱开公公的怀抱,边伸手揭开盖子,将旁边碗里的半碗水倒进锅里,边嗔怪着岔开话题,道:“都怪你,一点儿都不老实,看,水都溢出来了”。

    公公只是在旁边嘿嘿笑,等我将燃气关掉后,他附在我耳边小声说:“先做一次呗”。

    说完不等我说话,就一手揽住我的腰,使我双手扶在灶台上,不得不翘起屁股,然后撩起我睡裙的下摆,露出窄细内裤,向下一拉,我见他是要来真的,就摇动屁股,哀求道:“爸,别闹,在做饭呢!在闹,我可生气了啊……”。

    (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