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淫女修仙传 > 正文 【淫女修仙傳】第二十九章

正文 【淫女修仙傳】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戊戌贺岁] 淫女修仙传 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三尾】。

    说起问道宗,这个古老宗门的位置就在天道山旁,最靠近的地方距离连化神期修士都能干掉的万雷护山大阵仅仅几百丈,因此问道宗的边缘都设有警告标志,在弟子入门时也会多所说明,免得弟子和来客误入万雷护山大阵被噼成灰烬。

    也因为背靠大山好乘凉,问道宗创立以来就没遇过外敌攻打山门,毕竟谁都不想在灭人宗门灭得正爽的时候,被死士暗地裡引进大阵轰成渣。

    别说不可能,李雪清之前就干过,只不过她的顺修身份让她逃过一劫,只有追她的人变成渣。

    因为万雷护山大阵是迟发性的,谁也不知道自己踩着的地方是不是阵图涵盖范围,等知道了,多半也已经是渣了。

    问道宗之所以挑这么靠近天道圣宗的地方安家,据说是因为问道宗的前身是天道圣宗设立来安置还没突破炼气二层者的临时居所。所谓的顺修,必须是突破炼气二层关卡,获得天道认证的才算数。没有突破的,就算修练的是仙祖的穹苍真功,一样会被噼成渣。

    也因为这裡是类似天道圣宗外门的存在,所以才会被称为“问道”──一问天道,登临圣宗。

    之后,在顺逆修士对立的时代,问道宗这片营地成为双方对垒的战场,天道圣宗几乎随时都驻留好几个化神修士在这裡防备逆修,但随着逆修体系逐渐成熟,来到天道圣宗问道之人日渐减少,最后问道营地和天道圣宗都消失了,不费吹灰之力就佔领这片土地的逆修就成立了问道宗。

    说起来也是有趣,问道宗实际上没有灵脉,它的灵气实际上都来自天道山这座极品灵石山。

    如果从天道山正上方观察万雷护山大阵的话,就会发现大阵在这个方向上有个能让灵气稍微外洩的缺口,阵图总数也比其他方位少了一成,毕竟顺修大能们总不好意思当着问道营地的菜鸟面前搞一堆能轰杀他们的阵图。

    要是当年那些化神期逆修冲的是这个方位,搞不好能多跑几步——想穿过去还是别想了,大阵范围是盖着整个天道山的,除非直接对穿过去,不然跑到哪轰到哪,绝无死角。

    正因为这样,天道山泄漏的灵气直接流向问道宗,虽然无法让问道宗成为洞天福地,但在这天地灵气日渐稀薄的时代,能稳定接受极品灵石山的灵气供给,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要知道,极品灵石理论上可是灵界才会有的东西,何况还是一整座山,就算只是稍微外洩一点点,也比问道宗的大腿还要粗了。

    但除了问道宗这方向之外,万雷护山大阵在其他地方也有微小的灵气开口,毕竟这是无数化神期顺修凑合出来的大阵,不可能面面俱到,而其中一些比较像样的灵气出口,就成为天道山周边修仙家族和妖族驻地。

    在问道宗的反面,就有一个狐族小聚落。

    这个狐族聚落的来历不小,据说是青丘山涂山一脉的后裔。在青丘山的历史上,“涂山”和“有苏”、“纯狐”三家都是曾经出过九尾狐的名门,至今,青丘山掌权的有苏一脉依旧有複数化神期妖狐。

    但若提到更高阶的灵界势力,涂山氏就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除了“涂娇”那位传说中最早成就九尾天狐,踏足圣境的大能之外,还有以几位度劫期的八尾狐为首的存在,而且全都是顺修。

    只不过那是灵界的情况,在人界青丘山,涂山是最弱势的派系。

    作为最弱势派系的分支,这个狐族聚落当然也不强,修为最高的不过就是一隻修练出第三尾、相当结丹中期的六阶妖狐,剩下的几乎都是一二阶的,甚至还有普通狐狸。

    这样的实力,去灭了王浩家是不费吹灰之力,但面对一些中大型修仙家族就是有去无回,所以这个狐狸聚落深谙得缩头时且缩头的道理,几乎从来不出山林。

    只不过,正所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有时候你就算练就一身乌龟大法,人家照样惹到你头上来。

    茂密的树林间,一道白影闪过,以野兽都难以企及的速度与敏捷穿行在无数枝条与倒木之间。

    白影的真实身份是一条浑身雪白的小狐狸,但奇怪的是牠的屁股上,居然拖着三条尾巴。

    要知道,妖狐一族的尾巴数量和修为是有绝对关联性的,一阶、相当于炼气期妖狐是一尾,二至四阶筑基期妖兽是二尾,五阶到七阶结丹期才有三尾。这隻小妖狐的修为只有一阶,但却拥有三尾,可见绝对不简单。

    正当小妖狐鑽过一个树洞时,背后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一阵强烈的灵力震波传来,把小妖狐打得滚出好几丈。

    “老祖爷爷!对不起…对不起!呜啊啊啊!”终于停下来的小妖狐口吐人言,乌熘熘的大眼睛不断涌出泪水,四隻脚却还是没有停歇地往前直冲。

    牠知道,老祖自爆妖丹了,为的只是要让聚落裡头最天才的牠更有机会逃离人类修士的捕捉。

    牠出生时就拥有三条尾巴,而且很快就跟着妖狐老祖学会说人类的语言,这情形令整个妖狐聚落十分振奋,毕竟除了天生三尾之外,口吐人言可是八阶元婴期大妖才有的能力,就算是妖狐血脉,想会说话也得有六阶,整个聚落只有老祖一隻有这能力。

    在妖狐的历史上,能够在出生时就拥有这类特徵的狐妖,几乎都是足以飞升灵界的大能,传说中的九尾天狐涂娇就是一例。

    由此可知,小妖狐的出生是多么令狐欣喜。

    不梦想什么真仙境界,只要再出一隻五阶妖狐,聚落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等到老祖仙去之后,小妖狐至少还能再保住聚落几百年时光。

    牠们没有什么野心,只要能安安稳稳过日子也就够了。

    但这隻被族人当成小公主的小狐狸可不是安稳过日子的角色,活泼好动的牠没事就往外头跑,毕竟聚落裡面只有牠和老祖会说话,但双方几百年的代沟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填平的。

    因此牠只要抓到机会,就会往山下跑去。

    这一次两次之后,就不免被山下村子的人看见,虽然这些人都是凡人,但“山上有三隻尾巴的狐狸”这种传闻依旧蔓延了开来。

    正所谓鸡蛋再密也有缝,何况小狐狸根本没有保密的意识,没多久,牠的事情就飘进了某个意外路过此地的散修耳中。那散修原本还以为只是乡野传奇不足採信,哪知道小狐狸居然大摇大摆的从树林裡冒出来,在别人家院子裡咬了一颗果子就跑,引来家裡人的追逐。

    这下子散修可就大大兴奋了,三尾幼狐啊!要是能抓起来,驯服之后就是一隻至少能到达结丹期的打手,就算不自己用,拿去卖也是用中阶灵石计价的。

    但他也知道三尾幼狐的出身地绝对不简单,至少不是炼气期的他能独自应对的,而幼狐虽然不强,但也快要踏进一阶的门槛了,因此他找了朋友想要合力捕捉,哪知道消息走漏,给附近的一个中型修仙家族捷足先登了。

    对那群散修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而对小狐狸和牠的聚落来说更是灭顶之灾,几个炼气期散修,别说妖狐老祖,随便一隻二三阶妖狐都足以团灭他们。

    但那个家族却一口气派了两个结丹期修士和二十几个筑基期修士过来!

    结丹期在中型修仙家族是宝贝,区区捕捉一隻炼气期幼狐原本不应该动用,但是这隻妖狐的价值实在太大了。

    要是驯养了牠,那么这个家族就等于多了一个只需要餐费而且保证至少结丹期的战力,而且妖兽的寿命比人类长了许多,一个结丹期的人类修士顶多五百岁,一隻结丹期妖狐却可以存活两千年以上,由此可见这隻小狐狸的价值有多大。

    这些家族修士也没想到,自己为了稳妥而派出的高阶修士还真的用上了。原先他们只以为山中只有一些筑基期妖兽,哪知道一上山,看到的却是一头六阶三尾狐和几十隻一至四阶妖兽,外加一群普通狐狸——当然还有此次的目标小三尾狐。

    人类修士这边眼看偷偷捕捉不成,乾脆直接来个全族屠灭,一个结丹期中期修士拖住妖狐老祖,剩下的结丹修士和筑基修士则开始将小妖狐身边的狐狸不分修为高低通通干掉。

    妖狐老祖很快就发现人类的目的,但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当机立断的要小狐狸逃跑,其他妖狐也拼命阻止敌人的进逼,用妖术,用爪牙,用尾巴,就算通通没用,临死也要撞你一下。

    “快逃!他们的目标是妳!”妖狐老祖对着小狐狸大叫道,和牠对战的修士修为不下于自己,而且打定主意拖时间,就算妖狐老祖强上一些也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而另一个结丹修士正在大肆屠戮自家狐子狐孙,等到那边杀光了,妖狐老祖面对两个结丹修士,想跑都有困难,更别说从这些人的手上保护小狐狸了。

    “我不……”小狐狸还想说什么,但身子却被一根狐尾扫了出去,牠爬起来一看,竟是父亲动的手。

    小狐狸的父母无法说话,但眼中的神色却分明是要牠快跑,这时候一个筑基修士趁机冲了上来,却被狐狸爸爸拼命咬住,而狐狸爸爸也为此吃了一记,血染毛皮。

    “快走!”妖狐老祖一尾巴甩开对手,对着小狐狸大吼:“记住这些傢伙,等妳修练上去之后,给我们报仇”。

    小狐狸虽然天真纯朴,但不是白痴,牠也知道自己留下来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会让这些人和老祖们死斗到底,如果自己跑掉的话,或许还能引开一些敌人,降低老祖牠们的负担。

    “牠跑了!”看见目标物跑了,一群修士自然打算丢下眼前敌人去追,妖狐材料价格不高,整个妖狐聚落值得一提的东西大概就只有一隻小狐狸和老祖的妖丹而已,前者甚至比后者贵了许多,现在摇钱树要跑了,哪能不去追?

    但这时候妖狐们就像是疯了一样扑了上来,无论修为如何,所有的妖狐全都丢下自己面前的敌人,杀向正打算追赶小狐狸的人类。

    “该死!”看着小狐狸鑽进丛林当中,带头的结丹修士骂了一句。

    “哼,该死的是你们!”妖狐老祖一爪拍飞对方的法宝飞剑,说道。

    “区区一隻不入阶妖狐能跑到哪裡去?你还是早点受死吧”。

    “呵呵。”妖狐老祖嘲讽地笑了一声,看着还在浴血战斗中的子孙,以及早已死去的子孙,澹澹地说道:“天道山”。

    “什么!”结丹修士脸色一变。

    “蠢货!”妖狐老祖浑身毛髮竖起,妖力涌动。

    因为小狐狸的资质惊人,所以牠让小狐狸修练的是涂山一脉自古传承下来的基础功法“天狐诀”,这门功法是涂娇“天狐九变”的基本篇,但因为入门极端困难,所以一直以来妖狐们都不愿意修练。

    要知道,妖狐的灵智虽说开启得比较早,但也得接近结丹期才能拥有相当于小孩子的程度,而天狐诀却要求牠们从炼气期重新修练,而且一开始就有难关,当然不受欢迎。牠们宁可去修练“狐魅大法”、“千狐幻世诀”等等利用狐族魅惑能力的功法,或者像妖狐老祖那样学“霸天狐王诀”、“九尾戮仙诀”之类用妖躯正面战斗的功法,至于天狐九变……除了据说能成仙之外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这些功法之中,唯有天狐九变是顺修功法。

    妖狐老祖一开始也不知道这回事,还是小狐狸某次跑进天道山范围内咬回一株灵草牠才发现的,而那株灵草在小狐狸“给老祖吃”的纯真目光攻势之下,让妖狐老祖修为增加了一大截。

    要不是这群人类打过来,只要小狐狸多去几次天道山,只怕妖狐老祖迟早都要八阶化形。

    毕竟天道山上,连杂草都是四阶灵药。

    而这时候,天道山就成了小狐狸逃脱的最大倚靠,只要逃进万雷护山大阵,就算是化神修士都不用想抓到牠。

    “哼!老六先一起解决了牠!”那结丹修士喊道,一旁刚把一头三阶妖狐打死的结丹修士丢下狐尸,御起一个印章法宝冲了过来。

    “哈哈哈!”印章在空中一转,变得比桌面还大,直接砸在妖狐老祖的身上,喀喀喀的也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但妖狐起老祖却反而一边口喷鲜血一边大笑了起来:“人类,原来比妖兽更蠢”。

    两个结丹修士还没想出这是什么意思之前,妖狐老祖的身体就爆了开来,两人“妖丹自爆”的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被捲进剧烈爆炸之中,而在一旁兀自战斗的筑基修士和狐狸们也一样无法倖免。

    妖狐老祖就是要用整个聚落的性命,交换小狐狸的一线生机。

    其他狐狸们虽然灵智不高,但也知道小狐狸的重要性,只要小狐狸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帮牠们报仇。

    一声轰然巨响,百丈之内无论是活物还是死尸,全都被充斥着妖气的爆炸吞噬,等到好一阵子之后,那个之前拖住妖狐老祖的结丹修士才灰头土脸地从土裡鑽出来。

    “妈的!”他从储物袋裡头摸出一个小瓶,将裡面的丹药吞下肚。

    虽然没死,但他的左手却少了一截,鲜血兀自像喷泉一般涌出,直到丹药发生效果之后才止血,但这隻手注定是残废了。

    他还算是好的,至少本命法宝只是被爆炸波及而灵性大失,那个用印章的老六可就倒楣多了,他的本命印章法宝最先被爆炸轰碎,接下来因为本命法宝被毁而灵魂受损的他连运起灵力护罩的能力都没有就被爆炸轰成碎肉。

    他直到爆炸瞬间才惊觉,妖狐老祖先前鼓荡浑身妖气根本不是为了攻击,而是在聚集爆炸用的力量,而且牠刻意把力量维持在一个极端危险的平衡上,别说被印章这么狠砸,就算只是被他的飞剑割了一个小伤口,只怕都会引爆。当然这回的起爆点不是他,算是捡回一命。

    连结丹修士都殒落了一个,剩下的自然也不会有命在,一下子死了那么多筑基修士,对那个修仙家族来说可算是伤筋动骨了,而最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在这次行动之中连根狐狸毛都没得到。

    小狐狸跑了,妖狐老祖的妖丹自爆了,两样最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拿到,其他妖狐也因为捲入自爆变成了碎片,连当材料都办不到,平白死了一大堆人。

    那结丹修士瞪着天道山的方向好一会儿,终究还是不死心的追了上去,搞不好小狐狸又跑回来了呢?。

    另一头,被自爆波及的小狐狸依旧拼命的往前跑,乌熘熘的大眼睛裡头不断涌出晶莹的泪水,牠不知道自己应该跑到什么地方,只能拼命的往过去老祖说过的“危险处所”逃,希望那个自己只去过一次的地方能保住牠的性命。

    但牠心中丝毫没底,毕竟牠没从那危险处所感觉到任何危险性,反倒是灵气充裕得令人髮指。

    而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一阵树木枝叶折断的声响。

    “吱呜!”听到这声音,小狐狸的脚步更快了。

    背后的结丹修士虽然以极快的速度赶来,但却可说是一步一惊心,万雷护山大阵的形状可是不规则的,它覆盖了天道山周边十几座山岳,这座山则刚好在边缘,谁晓得哪裡开始会触动大阵?要是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交代在这裡了,还没人敢来给他收尸。

    埋头勐冲的小狐狸当然不知道这件事,等到牠发现眼前森林没了时,身子已经冲出悬崖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炼气期的妖兽,自然是不会飞的…………(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