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复婚的诱惑 > 正文 【复婚的诱惑】(03)

正文 【复婚的诱惑】(03)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书名:【复婚的诱惑】第03章(6619字)。

    作者:三百首。

    ◆ 第三章:嫌疑人T。

    苏琼回到公司,财务部的办公室里,还有员工在加班。

    齐小诺的男友陈欧也在,苏琼问他:“小诺呢?”。

    陈欧回答:“她先回去了”。

    他似乎还有什么事要请示,拿着一张表格走过来。

    这时苏琼的电话响了,是墨冬的。

    “苏部长,快来35楼开会,董事长也在”。

    苏琼对陈欧说:“我先去开会,税的事情明天再说”。

    会议室里,今晚的与会人数要少很多,不过级别却一如昨日。

    苏琼忙不迭地跑去35楼,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关于杜鸣的分公司账务的。

    与会人员寥寥数人,会议级别却很高,除了墨冬、苏琼之外,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一个轮椅老人,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

    男的叫沉明伟,是首席执行官,四十多岁,脸上满面春光,眼角有些皱纹;女的叫谢琳,是集团的首席营运官,职场女强人,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冰山美人;至于轮椅老人,则是董事长,他叫邱颂,因为年事渐高,听说很快就退居二线了。

    墨冬很想扳倒杜鸣,所以急着申请第二次开会,杜鸣人在外地,墨冬自认为有机会说服上层。

    他演示了几张杜鸣分公司的报表:“最近几年,可以看到他的营业额一直在上升,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帮他作假”。

    墨冬看了苏琼一眼,苏琼没搭理他。

    沉明伟打断了墨冬的话:“说杜鸣的问题,别牵扯到别人”。

    墨冬点点头,指着演示板上的折线图继续道:“我们可以看到,营业额一直在上升,但是呢,利润却没有多少,反而比他的上任有大幅度下滑,我看,再过两年很快就要亏本了”。

    沉明伟道:“这么说,你是在怀疑杜鸣的能力吗?”。

    墨冬道:“沉总,不得不这么说,是的。公司再有钱,也经不起他这么赔”。

    苏琼有些生气,她容不得别人说他前夫没有能力,她直言道:“墨总,以你的想法,岛城分公司年利润应该在多少合适”。

    墨冬:“苏部长,我没那么多想法,只是觉得岛城分公司或许应该交给别人试一下。如果你觉得他没问题,那么请拿出他的利润来。现在呢,不仅利润利润没有,还有人举报他账目有问题”。

    女强人谢临道:“他的账有问题就去调查”。

    苏琼道:“谢总,我已经安排人去了”。

    沉明伟把头偏向董事长,小声说了两句什么,然后回过头来拍板道:“我看好杜鸣,不会有问题,如果查出了问题,那再免职,至于利润少甚至亏本的事,公司自有安排,很简单的事情,不要搞複杂。董事长,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邱颂摇摇头,他一直没说话。

    沉明伟道:“那就说一下别的事情吧”。……墨冬想要扳倒杜鸣的第二次行动,就此腹死胎中。

    散会后,地下停车场里,墨冬偷偷摸摸上了一辆保时捷,等在驾驶座上的正是沉明伟。

    “沉总,为什么不乘胜追击?您再指点几句,杜鸣那小子今晚就得被召回”。

    沉明伟鼻孔出着粗气,表示他的不耐烦:“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整个会上就我们在说杜鸣的坏话,谢总板着脸,董事长一言不发,你还看不出来什么?”。

    “啊,您的意思是?杜鸣那小子背后有董事长做后台?”。

    “谁知道董事长怎么想的,反正要想扳倒杜鸣,你不能只靠我了,要拿出真凭实据,明白吗?杜鸣做假账的真凭实据”。

    墨冬连连点头。

    沉明伟平静了一些,他又对墨冬说:“董事长年底或许就退了,现在力不从心,听说董事长的大儿子回来接手,公司马上就要变天了,我们可别在关键时刻被别人捏住了手脚”。

    苏琼散会后,回了自己办公室坐了稍许,陈欧过来请示关于税的事情,她指点了一些,随后,等下属们都走了,她就去了T的办公室。

    T坐在椅子里,光线晦暗,看不清T的脸。

    苏琼把门带上,顺手反锁了,走了过去。

    T拍了自己的大腿,邪魅一笑,示意苏琼坐过来。

    苏琼坐了过去,臀部在T的大腿上扭动。

    T揽着苏琼的细腰说:“琼,你老公要出事了”。

    苏琼嘟着嘴,表示不高兴:“怎么会?”。T说:“你说我要不要我保他?”。

    苏琼站起来装作要走:“你爱保不保,我要回家了”。T笑起来拉住苏琼的手:“别生气啦,乖,我不会让你伤心的。再说杜鸣也有能力,他可不是省油的灯”。

    苏琼倒是挺喜欢T夸她老公,又转过身来:“你怕不怕他?”。T说:“不怕,他又奈何不了我”。

    “是嘛,你就不怕他知道了我们的姦情?他会弄死你的”。T坏笑着说:“要不要现在给他打电话?”。

    苏琼:“你就坏吧,我可不要”。T说:“放心好了,你俩已经离婚了,我们这不叫婚外恋,叫地下情”。T朝苏琼眨了眨眼睛,拿出来一个紫色的礼物盒子,说:“猜猜这里面是什么好玩的?”。

    苏琼识得盒子,是一家高档情趣店的包装,说:“准没有好东西”。T把盒子打开,掏出来一根长约40cm的黑棍,T按了一个按钮,黑棍微微地发出荧光,苏琼的脸一下子红了:“我就知道没好东西”。

    “转过身来”。

    “唔”。

    苏琼乖乖地转身,把屁股噘向T,黑色制服裙子原本遮到膝盖位置,但臀部翘起来的缘故,从T的角度看,雪白的大腿露出了大半部分,再往上翘一点,恐怕就要看到内裤的颜色。

    T并不着急于探究她今天内裤的颜色,而是用那根黑色胶棍在她的屁瓣上弹了弹:“摆一下臀”。

    苏琼轻轻晃了晃她的翘臀,似乎早就调教得当,非常听话。

    “这根黑棍比杜鸣的那根怎么样?”。T把黑棍插在苏琼的裙下,两条白腿之间的缝隙中,然后向上轻轻扫动,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柔软的部位。

    苏琼挺直了身子,故意说:“比他的差远了,他的又大又有温度”。

    “哦?”。T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杜鸣那里有多大?”。

    苏琼嗔怒着说:“不是告诉过你了嘛?”。

    “你再说一说”。

    “就是很大啦,像老乌龟的头一样大,又像马吊一样长,威勐无比,羡慕吗?”。

    苏琼回过头看身后的T。

    “我羡慕什么?我又不需要”。T躲避她的眼神,把黑棍往上撬了撬。

    苏琼一声嘤咛,说:“顶到了”。

    “顶到哪了?”。

    “小骚穴。湿了”。

    苏琼害羞地说。

    T略带惊奇,伸出手在苏琼的裙底摸了摸,湿淋淋的,全是阴水:“今天这么快?杜鸣可真够厉害的。跟我说说,他昨晚都怎么弄你的?”。

    苏琼闭着眼睛,摇摇头:“不跟你说,说了,你会吃醋的”。T把手指伸进底裤的布料里面,扣了扣,摸到了两片滑腻腻的肉片,说:“跟我说说嘛”。

    “他内射了三次,我给他口过一次”。

    “细节呢?”。

    苏琼咬了咬嘴唇:“你好变态,下次你要不要在旁边看着?”。T在苏琼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一下:“我和杜鸣一起干你?”。

    苏琼颤了一下说:“不”。T说:“他会看到他的琼儿在别人面前的骚样”。

    苏琼面色红润,气呼呼说:“你要羞死我吗?”。

    她嘴上说害羞,身体却很诚实,细腰前后摆动,不停地在T的手指上磨蹭。

    T伸直两根手指,慢慢旋转着刺进某个柔软的洞穴里,苏琼就在手指上磨蹭。

    T说:“琼,我和杜鸣一起干你怎么样?”。

    苏琼嗯哼了一声,咬着嘴唇,说:“你确定吗?”。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杜鸣太色了,他会把你一起干了的”。

    苏琼的脑子里想着她老公骑着两匹马儿的样子,不知道会是并驾齐驱呢,还是三明治?并驾齐驱还稍稍好一些,如果是三明治的话,那可就太害羞了——她很难想像浑身赤裸着同时触碰老公和T的身体,太羞涩了。

    T有些生气地说:“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

    说完,T拿起黑色胶棒,狠狠地朝苏琼的蜜穴里插去,苏琼浑身颤抖哼唧一声,声音酥酥的:“好舒服”。

    黑色胶棒在蜜穴里抽插起来,来来回回,让苏琼非常受用,嘤嘤咛咛地叫着。

    她一边享受蹂躏,一边回过头来问:“你就没有跟男人在一起过吗?”。T说:“没有。连手都没有牵过”。

    “这么说更没有接过吻?”。

    “当然”。T用手在苏琼的阴部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的粘液。

    “太遗憾了,我或许可以考虑把杜鸣借给你,让你体验一下”。T扁扁嘴:“我才不要”。-深夜,飞机降落岛城之后,杜鸣去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随后开车回到住处,刚开了门,把行李放下,就听到有人敲门,是隔壁的舒女士,杜鸣开了门。

    舒女士递过来一个纸箱子:“你的快递”。

    杜鸣想起来,昨天有邮递员给他打电话说来了快递,但他不在岛城,幸得隔壁的舒女士热心帮忙,收了快递。

    舒女士穿着一套浅紫色的冬季睡袍,看不出身材来,模样看起来不到四十岁,但杜鸣猜她实际或许已经四十多,因为她有个挺大的女儿。

    不知她用了什么保养手段,看起来比真实年龄小这么多。

    “谢谢你了舒姐”。

    “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忙儘管开口”。

    “楼道里太冷了,要不要进来喝杯热茶?”。

    舒女士一笑:“现在半夜十二点了,不太好”。

    她对邻里关係热情,但对男女关係很疏远。

    杜鸣再次感谢了她,关好门,拆开快递箱子。

    这是他的情人邮寄过来的,是一双登山鞋,杜鸣记得上次穿它们是去爬山,掉进了泥淖,就扔在角落不管了,没想到情人把它们刷得一干二淨,连鞋带都细心繫好,包裹好了邮寄给杜鸣。

    杜鸣想了想,把鞋子扔出了家门。

    第二天早上,杜鸣一大早出门上班,正准备把鞋子扔到楼下垃圾箱,谁知鞋子却不见了,怪事,现在的小偷连鞋子都偷了。

    到了公司,麻烦事接踵而至,他一开打办公室的门,就看到陈老闆在等他。

    “杜总,还是回扣的事情”。

    杜鸣只得挤出一丝笑,坐下来寻思对策,但他屁股还没坐稳,行政的人发来消息:“杜总,集团派来的审计,下周就到”。

    折扣的事情,自然不能现在就兑现的,杜鸣不得不跟陈老闆打起了太极,至于查账的事情,那些是陈年旧账,早在杜鸣上任之前就存在的,他只需他的财务经理能帮忙解释好他任期内的账目就可以了。

    杜鸣说:“不行不行,这件事我们还得商议商议”。

    “再商议你就跑啦”。

    陈老闆抗议说。

    “你是不相信我的为人了?”。……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耍嘴皮子浪费了,到了中午,陈老闆缠着要杜鸣请他吃饭。

    “我现在饭都吃不起了”。

    杜鸣只得包了他的午饭。

    下午,又是扯皮了大半天,到了夜里将近九点,杜鸣心里盘算着终于可以摆脱他了。

    谁知刚把汽车打了火,陈老闆一个屁股坐在副驾驶上,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说:“杜总,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只有要钱的本事,你去哪我就去哪”。

    杜鸣有苦说不出,只得拉他回住处。

    可是刚到小区门口,陈老闆却突然变了脸色。

    “你,你住这个小区?”。

    “对。陈老闆觉得那里不妥?”。

    “其实我老婆和闺女也住这个小区?”。

    “哦?在几单元?”。

    陈老闆露出一点苦笑:“她没告诉我”。

    杜鸣慢慢把车开到停车场,停下车,两人由电梯上去,进到杜鸣住处,陈老板在沙发上大摇大摆坐下,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他嫌电视声音不大,故意把音量调到非常高,简直震耳欲聋。

    “杜总晚上吃什么?都快十点多了,总不会让我喝西北风吧?”。

    杜鸣说:“我去点个外卖,来点烧烤,弄几瓶啤酒,如何?”。

    “这个好,这个好。不过烧烤可以,酒就算了”。

    半个小时后,外卖送来,两人开吃,烧烤味道非常棒,陈老闆一开始不喝啤酒,后来禁不住杜鸣劝,开始喝了一小杯,后来,越喝越大。

    杜鸣终于知道为啥他说“烧烤可以,酒就算了”,陈老闆酒量太小了,喝了两瓶之后,嘴上就开始絮絮叨叨,讲他当年创业之艰。

    杜鸣陪着听着,随口问起他的婚姻。

    陈老闆却伤心起来,原来,陈老闆和他妻子的感情曾经非常好,他妻子是个教师,人很贤惠,可惜的是,陈老闆跟一个服装店女店员乱搞了关係,一次在家里苟且时被撞破了,他妻子就带着女儿离开了。

    “离婚,也没有离婚,回来,也不说回来,我只打听到她住在这里,闺女连见一面都难”。

    说到痛处,陈老闆欲哭无泪。

    杜鸣继续给他添酒:“实在太可惜了”。

    这一晚两人喝得酩酊大醉,陈老闆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这场私人饭局之后,陈老闆没有急着再催杜鸣,杜鸣也向他保证,短期不会离开岛城,也不会被免职。

    事情过了几天之后,有一晚杜鸣独自在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他才刚刚睡了过去,房门却被敲响了,从声音上听去很着急。

    杜鸣披了件衣服去开门,门外正是舒女士,恳求道:“小玉突然肚子疼,我快急哭了,能不能带她去医院?”。

    事不宜迟,杜鸣拿上车钥匙,跟着舒女士去了她家。

    舒姐家的佈置很温馨,让人感觉很亲切,小姑娘躺在沙发上,没了力气,舒姐弯下腰去,打算把她抱起来,杜鸣这才注意到,舒姐只穿了一件蕾丝睡衣,这件睡衣比上次的那件单薄许多,很性感,也很短,只稍稍盖过了臀部,因此,当她弯下腰去的时候,杜鸣从后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圆滚滚的黑色蕾丝底裤上的逼痕。

    蜜桃一样,肥肥的,非常诱人。

    若不是正在救人,他就当场犯罪了,杜鸣嚥了一下口水,忍痛提醒说:“舒姐,你去穿衣服,我把小玉送到车里”。

    舒姐愣了愣,这才注意到问题,脸上有一小片绯红,说:“好的,我去换衣服”。

    杜鸣抱着小玉下了楼,他在车上等了一会儿,舒女士很快到了。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急,她上身只套了个卡其色羽绒服,腿上穿了件显腿长的牛仔裤,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非常有韵味的。

    杜鸣问:“去市立医院吗?”。

    “好”。

    路上,舒女士愁容满面搂着小玉坐在后排,杜鸣开着车,一路飞奔。

    到了市立医院,杜鸣再抱着小玉往急诊科跑去,一番忙碌下来,终于把小玉安顿到了住院部。

    “医生怎么说的?”。

    病房外面,杜鸣小声问舒女士。

    “说是急性肠炎,打点滴吃点药就好了。真是谢谢你了,杜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天亮了我和小玉打车回去”。

    杜鸣笑一笑说:“不用了舒姐,我在这里等着吧,反正打点滴也用不了多久,而且明天是週六,不用上班”。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姐帮忙的,儘管来找我”。

    杜鸣笑了笑,想起那枚黑色蕾丝内裤勾勒的蜜桃逼痕,不知道他想的这个忙舒姐会不会帮。

    “在想什么呢?”。

    舒姐问。

    “我在想你为什么这么漂亮?”。

    舒姐笑一笑,转身去了病房:“我得去看看小玉了”。

    杜鸣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睡着了,等他再醒来的时候,舒姐站在他面前。

    “我们回去吧”。

    “姑娘好点了吗?”。

    “点滴打好了,好了很多,回家吃药就行”。

    杜鸣载着母女俩回到舒姐家。

    “早餐在我家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回到家,杜鸣和小玉坐在餐桌前,小玉手背上还有针孔的痕迹,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舒姐在厨房做一点早餐,她换了一身居家服饰,显得很有女人味。

    杜鸣跟小姑娘聊天:“小玉,你爸爸呢?”。

    小玉说:“他俩分开了。“杜鸣问:“离婚了?”。

    小玉似乎不愿意多谈她的父亲:“跟离婚差不多”。

    杜鸣说:“你妈现在没有男朋友吧?”。

    小玉说:“没有,她眼界很高的”。

    杜鸣问:“你觉得叔叔怎么样?”。

    小玉一愣,一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叔叔的眼神看着杜鸣。

    “妈”。

    小玉突然朝厨房喊了一嗓子。

    舒姐在厨房里应了:“怎么了?”。

    杜鸣吓了一跳,这个小姑娘了不得,连忙给小玉使眼色,求她放过。

    小玉坏笑着看着杜鸣,说:“杜叔叔说,他要加俩荷包蛋”。

    “好呀”。

    舒姐道。

    杜鸣鬆了口气。

    小玉又低声说:“你要真喜欢我妈就去追呗,干嘛遮遮掩掩的,反正我没反对意见”。

    “大人和小孩不一样,大人有许多顾忌,不像你们年轻人”。

    小玉小大人似的说:“人呢,就是要敢爱敢恨。再说了,她早该有个人陪了”。

    “可惜我在这个城市待不太久,如果陪她,也只能是短期的”。

    “短期也好,长期也好,人总要有个陪伴不是吗?”。

    “你们在聊什么呢,搞得这么神秘?”。

    舒姐从厨房里出来,在每人的面前放了一晚荷包蛋,香气四溢。

    小玉说:“我们在聊,杜叔叔打算追一个女生,我在给出主意”。

    “是嘛?你可别出什么馊主意”。

    杜鸣吃了一口荷包蛋,说:“小玉还挺有见解的,我打算听从她的意见——舒姐荷包蛋味道真不错”。

    “你要喜欢吃,以后可以天天来,对了,是什么样的女生,我也出出主意?”。

    小玉说:“是一位跟妈妈一样漂亮的女生”。

    杜鸣点点头:“对的”。

    舒姐一笑:“你就骗我吧,跟我一样漂亮的,恐怕配不上你杜叔叔”。

    小玉说:“妈妈,你观念还是老土呢,人家杜叔叔都看上了,你还管什么”。

    舒姐似乎有一点苦楚,但还是说:“如果追上了,有空一起来我家吃个饭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