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黑色卖春契 > 正文 【黑色卖春契】(3.2)

正文 【黑色卖春契】(3.2)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书名:【黑色卖春契】第03章~2(3926字)。

    作者:超级战。

    ◆ 第三章~2。

    存心要大肆享受人间美肉的阿通当然不会客气,他一面轻拥着广告才女、一面打值双腿应道:“随便妳爱咬哪裡都行,只要别把我那话儿咬断就好,老实讲妳的嘴上功夫一定很棒!我看得出来妳服侍吕董时皆还有所保留、跟其他男人做的时候应该也一样只出五分力,所以我希望今晚妳会把压箱宝全部使出来,只要能把我弄爽三次以上,这辈子我保证让妳吃香喝辣还能夜夜春宵”。

    儘管阿通意有所指,但话语中亦另藏谿壑不愿讲明,因此杨霈只好轻舔着他的耳轮迴答道:“人家既然都已经跟你上床了,怎么会故意推诿和敷衍?我想你一定明白做这档事最好是能够两情相悦,这样才能达到鱼水交欢的最高境界,如若不然,至少也得双方互动良好,否则只有一头热的话滋味与快感都必定减半,所以我通常都很期待前戏可以热烈一些”。

    一提到前戏阿通的慾火便益加炽盛,他用左手扯着皮带头说:“放心!我一向就不喜欢当木头,但是因为妳比较特别,所以我才想先偷懒享受一下,不然这样好了,前十分钟我任妳自由发挥,等时间一到咱俩就来彼此挑逗,到时候妳可别嫌我太过野蛮,哈哈……不过听说有不少女人都很想尝试被强暴的感觉,搞不好晚一点我会兽性大发也说不定,呵呵,我想要真是能够变成那样肯定会很有意思”。

    听得出来阿通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但只要能让这个讨厌鬼早一点精疲力尽,杨霈倒是不吝惜多使出几招真功夫来将他搞定,这样或许下半夜自己还能睡个好觉,因此她开始一边舔舐阿通的脖子、一边脱卸着那件暗灰色的格子猎装说:“那就请你尽量把身体放鬆,这样我才可以快点把你剥个精光”。

    本来还在爱抚美女秀髮的阿通随即闭上眼睛,他任由杨霈去随心所欲的发挥,无论是脱衣、爱抚或舔舐,他都用心灵在仔细聆赏与感受,髮胶的香气混合着些许脂粉的清新味道,令人闻起来就忍不住食指大动,所以他漫无目的左手开始到处搜寻,而挤压在他胸口的豪乳在不断移动地情况下,更是让他的命根子急着想要鑽出内裤的束缚,只是现在为时尚早,除非是长裤已经离身,否则那应该是两、三分钟以后才会发生。

    广告才女的做法是循序渐进,非常有一套的样子,她从外衣慢慢脱到白色内衣,不急不徐的速度使她总能游刃有馀,不管是嘴巴或双手,总是能在适当时刻朝着鼓涨的裤裆和赤裸的胸膛连续出击,这种绝不让男性在中途冷却的招式,经验不足的话肯定难以为继,然而杨霈却能按部就班、毫不紊乱的来回进行,可见她确实是打算豁开来让阿通爽个够本!沿着业已完全赤裸的上半身,美人儿跪起来从胸膛一路往下舔吮而去,不过那两粒奶头最少耗费她一分钟的时间,直到阿通连脚趾头都开始颤抖她才移位,稀疏的胸毛似乎对她没什么吸引力,因此她把重点留在肚脐上面,暂且不管她如何去挑逗那个凹陷的小洞,此刻应该聚焦在她的柔荑上面才对,因为在皮带被她一把扯掉的情形下,那十隻涂着水蓝色蔻丹的纤纤玉指正在展开极为撩人的动作。

    已被褪到膝盖上的休閒裤挤成一团,白色紧身内裤下那条硬挺的肉棒外型清晰可见,而杨霈的嘴巴尚未离开肚脐眼,她只是用右手象徵性的打着手枪和在週遭摸索,至于左手则忙着在捻揉阿通的奶头,这种三管齐下的服侍有些男人一辈子都没碰到过半次,因此一连串低盪的舒爽哼哦随即响了起来,起初音调似乎还能够控制,但是等刁鑽的小嘴印在布料上舔舐龟头那一刻,一声浓浊且亢奋无比的呻吟爆发了!宛如被万蚁穿心的阿通急遽抬头屁股,一副恨不得立即将肉棒整支往上顶入小嘴裡的模样,并且那双魔爪也同时按住美人儿的后脑想要硬干,然而广告才女可不是井底之蛙,一发觉这傢伙想要蠢动,她连忙双手齐动地将内裤往下一拉,虽然幅度只降低一寸左右,但是却刚好可以让鬆紧带箍在硬挺的柱身前端,这样那截半露的龟头便只能彻底沦陷。

    依旧一手摸索着鸟蛋、一手爱抚着膛胸,只是嘴巴已经和龟头正式短兵相接,在柔情似水的亲吻过后,才开始用舌尖呧触起来,愈来愈加膨胀的澹紫色肉块急着想要整个鑽出来,可是每回都被杨霈用牙齿咬住,难以造次的阿通只能屁股越耸越高,但却不能也不愿摆脱美人儿这样的钳制,就像是一项甜蜜的处罚,大概只有傻瓜才会讨厌如此的凌虐方式,其实要玩这招并不太容易,因为每当要呧刺或舔舐马眼的时候,趴跪的姿势仍有所不足,必须广告才女把娇躯侧卧下去才有可能。

    儘管看不到美女在服侍撒尿孔的清晰画面,但从头顶的反射镜还是能瞧见部份梗概,所以阿通知道自己必须放鬆心情好好的享受,因为杨霈的配合度及技巧皆远比预料的要高出许多,若是在这种美好时刻妄加干预,效果恐怕只会适得其反,因此他只是一面抚摸着广告才女的秀髮、一面不断挺耸着屁股大声说道:“对!喔……就是这样,啊……再呧深一点……最好是能把马眼完全剥开来舔……噢、妈的……这招实在是太刺激了”。

    受到鼓舞的美人儿并未乱了方寸,她依然按部就班的进行挑逗,在咬住半截龟头舔舐的同时,她的右手也伸入内裤裡面去套弄,本来是男人尿尿时要掏老二出来透气的地方,现在反而被一隻柔荑鑽了进去,这种大相迳庭且出人预料的玩法使阿通又增添了一份刺激,只见他仰头往下眺望着说:“啊、宝贝,妳实在太神奇了……妳到底被多少男人搞过才学会这些本事的?”。

    这个带点侮蔑性质的问题并未惹恼杨霈,她就像理所当然似的抬头望着阿通应道:“你不是希望我能全心全意的取悦你吗?人家现在就是把你当亲蜜的男朋友在服侍,假如我说连我未婚夫都还没享用到这一招你信不信?”。

    如果王祺那个愣头青都还没享受过,那么杨霈的床上功夫一定是跟其他男人学来的,说不定她的指导老师还遍及世界五大洲、甚至连各种肤色的阳具都嚐过,一想到那种无可限量的淫靡画面,阿通忍不住四肢一抖的说道:“那就把妳所会的十八般武艺全都使出来用在我身上,如果我判断无误的话,妳一定玩过很多次的团体游戏对不对?”。

    这类太过于直白的蠢问题女人通常不愿回答,所以美人儿也毫无例外的告诉他说:“我要是那么烂的话,还会想要结婚生子吗?通哥,咱俩玩归玩,但是请你不要把我当成妓女或是人尽可夫的大贱货”。

    惊觉到自己犯下大错的阿通脑筋一转,为了挽回即将僵掉的气氛,他连忙打着哈哈轻笑道:“那一定是我被妳那卷录影带误导了,可能是看了太多次的缘故,所以有些印象仍挥之不去,不过没关係,为了表示我的歉意,现在换我来服侍妳”。

    眼看讨厌鬼就要翻身而起,杨霈马上将阿通推了回去,然后她一边拉扯内裤、一边再度把脑袋凑近龟头回应着说:“不急,人家都尚未把你这根坏东西看个仔细,要干嘛至少也该等我把整支舔遍了再来研议”。

    话说的虽然技巧,但实则另有盘算,就广告才女的计划是第一炮就用口交解决,只要能让阿通快点爆发在她嘴裡,那么接下来无论这傢伙还想玩几次,强弩之末的男人一向就是动口和动手的机率比较高,若想威风凛凛地再度冲锋陷阵并没那么简单,所以在吃定男人体力与腰力都必然有限的情形下,她螓首一低便把整个龟头含进了嘴裡。

    眼前的生殖器并不雄伟、也没有加工或加料,差不多十六公分的长度和约莫一吋的直径,算起来只是正常尺寸,所以美人儿几个起落便整支吃了进去,这个深喉咙的动作她只吞吐了三、四次,然后便转向去舔舐柱身和吸吮睾丸,原本她以为讨厌鬼会很喜欢这招,没想到一直哼着怪音在享受的阿通忽然一把将她推开,而且还蹦跳起来朝她大嚷着说:“停!接下来换我表演了,老子可不想这么快就把第一炮轻易地浪费掉”。

    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在各有心计之下,美人儿的如意算盘已经无法再打下去,只见恶司机一扑倒她便开始上下其手,除了珍珠白的圆领衬衫马上就被抛到床下以外,窄裙也隔没多久便被蹭掉,不过盯着只剩性感内衣裹在胴体上的广告才女,阿通的脸孔突然变得无比凶狠和狰狞,彷彿要暴凸而出的眼珠子佈满血丝,在静静地凝视了片刻以后,这傢伙才喘了一口大气讚叹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身材啊?原来远观和近赏的差别是如此之大,这回老子可真是捞到宝了”。

    半裸的酥胸浑圆而坚挺,在黑色蕾丝镂花奶罩的烘托之下显得异常白皙和耀眼,细肩带、大V叉的设计让乳沟变成一道诱惑人心的漂亮峡谷,越过边界以后两侧的稜线亦是美不胜收,平坦且光滑的腹部正在不安地忐忑起伏,就连深邃且窄小的肚脐眼似乎亦别有风情,高腰三角裤下的丘陵地傲然隆起,但紧夹的大腿却锁着更多的秘密,这一切都不是用望远镜和透过录影带观赏所能比拟,即使是亲眼看过她在吕有土胯下曲意承欢亦无法与此刻相提并论,原来人间极品是要如此面对面的品嚐才识真滋味,难怪古今中外都有男人会冲冠一怒为红颜、甚至是不要江山只爱美人的佳话流传于世,今天阿通总算弄懂了,对他这个小警员出身的边缘人来说,这一幕及这一夜可能是数亿人祈求了不知多少年都尚未得到过的恩宠。

    所以他虽然心头狂跳、血压飙升,但是颤抖的双手半没去继续脱卸美人儿的衣物,在连吞了好几次口水以后他才飞快地将自己剥个精光,这时候他的命根子也开始颤抖起来,可是他仍不愿囫囵吞枣,在来回梭巡和睇赏了好几次之后,他决定把高跟鞋暂且留在那双修长而诱人的玉腿上,因为那看起来就像是来自上帝的邀请,一时之间他竟然有种不敢亵渎的意念在脑海中旋转,如果不是阿通早就知道杨霈的某些精彩事蹟,这会儿他或许还捨不得辣手摧花。

    挺着怒不可遏的阳具,阿通开始沿着脚踝慢慢往上爱抚,漂亮的的小腿肚令他忍不住捧起来亲吻下去,柔嫩细滑的肌肤隐约有着一抹澹澹的香气,他稍作停留便用舌尖继续向前舔舐,腿弯不是重点,动人的大腿才是此刻最主要的目标,所以他不但两条腿都轮流架起来舔吮和啃啮,就连已然开始在辗转反侧与轻哼慢哦的美人儿出声求饶,他还是执意要舔到越耸越高的丘陵地为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