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走向绿帽深渊 > 正文 【走向绿帽深渊】(89-92)

正文 【走向绿帽深渊】(89-92)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作者:hellie(梦中的猫儿)。

    【猫儿给大家拜年!新年快乐!狗年旺旺】。

    第八十九章。

    我把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我靠在沙发背上久久无法回神。

    原谅周立鸣?怎么可能!罪魁祸首就是他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他的私心,如果不是他给孙强汇报了妻子的情况,如果不是他请我们去天娱公司……。

    想到这儿,我苦笑了一下,那我自己呢?不是也傻傻的把老婆送进了天娱公司吗?如果说周立鸣是个混蛋,那我岂不是混蛋中的混蛋。

    “方先生看起来很生气。”女子取出一只烟来点燃,放到双唇中吸了一口,只见一缕青烟从她双唇中的小洞缓缓吐出,她吸烟的动作十分优雅。

    “你就是王姐?”我问道。

    “哦,看来这个人在信中提到了我啊”。

    “他说是你救了他”。

    “不错,当时他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这里,恰好遇到了我,并塞给我这封信,但是又被那边的人找来,给带回去了”。

    “那些都是什么人?”我问道。

    “同行。”她淡淡道。

    “同行……莫非也是一家酒吧?”。

    “对,毕竟是同行跑出来的人,我也没办法留他”。

    “叫什么名字?”我继续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斜了我一眼道。

    “你……”我为之气结,却也找不到任何回敬她的话,因为她说的对,为什么要告诉我。

    “谢谢你帮忙转交这封信给我,告辞。”我起身就要向外走去。

    “哟,这么快就走了啊,不留下来玩玩吗?”她笑着问道。

    “对不起,我太喜欢这样的地方。”我回答道。

    我说的倒也是实话,迷乱的酒吧夜总会我基本上没有去过,这也跟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系,父母十分严厉,禁止我进入这种场所,尤其是结婚后,我甚至连KTV 都没有去过几次,而我自己也不喜欢这些充斥着意乱情迷,和播放着震耳欲聋的DJ音乐的地方。

    “看来方先生还是位清雅之人”。

    “你误会了,我妻子还在家里等我呢。”我笑了笑道。

    其实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妻子还在家里等我……。

    哈哈,她是在等别人吧,等别的男人奸淫玩弄她。而我那个家,早已是一片冰冷。

    “方先生是个好男人,还知道早回家陪老婆,羡慕啊!”她感慨道。

    “羡慕什么?”我问道。

    “羡慕你妻子啊,有你这么一位关心疼爱她的老公,一定会感动到死的”。

    是吗?真的会感动到死吗?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怕是被别的男人抽插致死才是实话吧,我的关心疼爱在她的心中又价值几何呢?。

    “你应该也有老公吧,何必羡慕其他女人呢?”我问道。

    “唉。”她叹了口气,“什么东西都是别人家的最好,人也是一样,方先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敢苟同,我的妻子永远比别人家的妻子好!”我当下断言道。

    可这句话为什么这般苦涩,我的妻子,她已经形同别人家的老婆了。

    “方先生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她见我突然陷入沉默,不禁斜了一下头颅问道。

    “和你无关!”我冷冷道。

    “也对,不过……方先生既然来了,不妨好好玩玩,当然我不会让你把钱花在没用的地方,就像舞池里的那些人,确实够无聊的,他们的消费就等于在消费人生,行尸走肉啊”。

    她吐了一口烟,起身对我勾了勾手指:“随我来吧”。

    说着,扭着身子头也不回的向楼梯走去。

    这个女人,哪来的这般自信,她就能料定我会跟着她走吗?。

    不过,好奇心也确实占了上风,我不由地迈开脚步,跟了过去。

    二楼,刚上来耳边那刺耳音乐和欢叫声“怎么样,这地方还算清雅吧?”她打开房门问我道。

    这是一间办公室,属于休息休闲类型的那种,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方看起来颇为古朴的实木茶艺桌,桌上摆放着置茶器、理茶器等用具,旁边还有香炉正冒着袅袅青烟。

    “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还有这么清雅的场所,这是你的办公室?”我有些惊讶道。

    “没错,请随便坐吧,我去换下衣服”。

    说完,她便走了出去,而那位保镖则立在门外一动不动。

    很快,王姐便回到了办公室,她换了一件白色修身茶人服,更显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

    她缓缓走到桌前,正对着我跪坐在蒲团坐垫上。

    一瞬间,坐在藤椅上的我有种至高无上的感觉,好像我摇身变成了她的主人一般。

    她的动作既纯熟又优雅,可见她在茶道方面的技艺造诣颇深。

    “方先生,请用茶。”她示意道。

    “多谢。”我点了点头,刚要伸手用茶,却停了下来。

    “方先生怎么了?”。

    “在一楼的时候,你对我不让我把钱消费在无趣的地方,那你这茶……”。

    她轻声一笑:“我现在不开价,等你喝完这杯茶我再开价,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喝下这杯茶”。

    真是有趣,难道我还喝不起吗?。

    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也没那闲心在意自己手持茶杯的姿势和饮茶方式。

    “怎么样?”她开口问道。

    “尝不出什么滋味。”我摇了摇头,本来心情就不好,如何品茶。

    她看着我的双眼道:“这叫夫妻茶”。

    “你说什么?”我微微一愣,不知她的意思。

    “就像夫妻一样,淡如水,你饮而尽自然品不出其中的滋味。”她抿嘴一笑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难道细品之后,就不会是夫妻茶了吗?”我放下茶杯道。

    “对,你细品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会变成什么茶?”我好奇道。

    “如果你品着苦涩,那是贤妻茶;如果味道是香中带着甘甜,那是人妻茶”。

    她一脸微笑的望着我,仿佛能洞穿我的内心。

    “你什么意思?”我的脸逐渐冷了起来。

    “很简单啊,贤妻即是嫌弃,当然是苦涩的味道,常言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偷自然就是去偷别人家的妻子,享用人妻的美味,自然是每一个男人都很向往的事情。方先生,我说的对不对?”。

    第九十章。

    “你是谁?”我站起身,双眼就这么直瞪着她问道。

    “我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方先生看起来像是如临大敌,没必要这样吧?”她依旧微笑道。

    “不,你也没必要骗我。”我摇头道,“你一定是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对不对?”。

    “我不知道。”她斩钉截铁道。

    “不过,我倒是偷看了那封信,对不起。”她又补充道。

    “你倒是承认的痛快,为什么这么做?”。

    “好奇啊,还有就是出于私心吧。你说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跑到你的地盘上,临了还塞给你一封信,万一这封信是颗定时炸弹,你说你会不会接收?”。

    我看着一脸微笑的她,感到有些迷茫,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很是自信,而不是那种盲目的自信或自大,像是在掌控着一切。

    “所以你选择偷看,确信对自己无害才答应帮忙转交。不过,周立鸣在信的开头就说被你救下,还选择让你把信交给我,你们两人是不是认识?”。

    我把一直便压在心里的疑问吐了出来。

    “是,我们认识,而且已经认识很久了。”王姐从丰满的胸口处又取出一支烟点燃道。

    闻到烟的味道,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虽然十分轻微,可还是被她察觉到了。

    “你不喜欢吸烟吗?”她问道。

    “我从来不抽烟,所以也不喜欢这股味道。”我直截了当道。

    “那我抽一支你不会介意吧?”她眨了一下眼睛,很是迷人。

    “不介意,因为这是你的地盘,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说实话,我知道你的事情不多,只有小鸣信中提到的那些。”她吐了一个烟圈道。

    “你和周立鸣是什么关系?”。

    “嗯……”她捋了一下额间的发丝,“利益交换吧”。

    “利益交换,什么意思?”。

    “利用他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帮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就这么简单的交换关系”。

    交换关系?据我所知,周立鸣也仅仅是个普通摄影师,身无长物,也没有什么背景,这样的人难道也有利用价值吗?。

    “他这样一个人,也有值得你利用的地方吗?”。

    “有啊,虽然可利用的价值很少,但是再少也是有些用处的。正如他所说,他的女友被人禁锢活像的一个妓女,他想把人捞出来,只凭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办到的……”。

    “所以你就告诉他,你可以帮助他救出女朋友对吗?”我接话道。

    “没错!”她摇了一下手里的香烟。

    “可你骗了他,你没有帮他救出人来,反而让他落到如此下场”。

    “我没有骗他,利益交换是相互的,等价的。对方没有帮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又凭什么帮他得到他想要的,我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自然要明白这一点”。

    “与虎谋皮,他的下场不算太冤。不过,既然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应该知道他不可能有好下场,为什么还要让他把性命也搭进去呢?你这是不是有点太……”。

    “太不善良了,太没有人性了对吧?”她起身来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她的玉臂碰到了我的胳膊,很滑很柔软,胸前的丰满也晃动了一下,而且自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气袭来,一般人可能会十分沉醉于这种香气,但我感到有些过敏,因为我一直习惯于妻子身上的天然芳香,对于她的这种香水混合气味不太习惯。

    “我从一开始就没说自己是个好人,更不是什么大善人,我刚才说了,我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各取所需有何不可呢?看你这架势,也是在生意场上混的吧,其中道理你能不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馅饼落到你的头上”。

    “那你把我请到这儿来,也应该有生意要做吧?时间就是金钱,有什么话摊开来说,这才是做生意的姿态。”我嘴上说道,心中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明了。

    “你很聪明,跟聪明人说话不用那么辛苦。没错,我们这就谈笔生意如何?”

    她悠然道。

    “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周立鸣的女友小雅又是谁?”。

    “你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没错。”我点了点头,因为小雅的遭遇很有可能和妻子如出一辙。

    她扭头看了我一眼:“还是算了吧,因为你知道了她现在的情况,可能心情会更加的不好,那我的生意岂不是要化为泡影了”。

    “看来你不是一个吃亏的主,那好,你先说吧。”我边说边倒了一杯茶。

    “我要天娱公司的行贿账目和所有交易资料”。

    “你这是强人所难,我上哪儿给你弄到这些?”我苦笑道。

    “别急,我还没说完。另外还有天娱公司所有董事的具体名单以及他们各自的关系网”。

    “你真是狮子大开口,就是再有十个我,也不可能给你办到这些事情”。

    她听到我的回答,并没有任何不满,因为这些条件确实难以办到,我的表现自然在她的预料之中。

    “我确实是在强人所难,不过,你要是想救出你的妻子,这是唯一的方法,更何况,这些条件加在一起,难道比你的妻子价值还要高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我真的做到了这些,我相信自己就可以把妻子救出来,还需要你的帮助吗?”。

    “你真的以为天娱公司只是拥有政界背景那么简单吗?我不妨告诉你,你的疑问小鸣也问过,你们都太天真了。”她不急不躁道。

    “正如你所说,利益的互换是等价的,我希望你也能够坦白一些,把你知道的,了解的一并告诉我”。

    “不可能,你还没有答应我要不要跟我合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一切呢?”。

    她摇了摇头,非常坚定道。

    “你……”我虽然对她这种悠然的态度十分生气,却也无可奈何,主动权掌握在她的手中,我一直处在被动位置。

    这个女人,实在不简单,她想要的也不会那么简单而已。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你自己考虑吧,你现在回去可以,慢慢想,不用着急给我答复,我等得起,只是你的妻子……”。

    她笑了一下:“我只怕等不起了”。

    她笑的有些放荡,不用想,我也知道她笑声里的意思。

    等不起,妻子等不起和那些男人做爱吗?。

    我怒火中烧,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好,我答应你”。

    第九十一章。

    “你真的很聪明,我喜欢!”她轻笑一声,突然扭头,头颅靠了过来。

    那一双诱人的红唇凑到了我的耳边:“其实,你只要乖乖地和我做交易,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我自然会给你惊喜的”。

    惊喜,一天听到两次惊喜,不知道这惊喜会不会变成惊吓。

    “什么惊喜也比不上我的妻子,你还是省省吧。”我摇了摇头道。

    她猛地伸出丁香舌在我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下,那湿软滑腻的感觉瞬间让我浑身上下的毛细孔张开,一股莫名的欲火腾地升了起来。

    她似乎感到了我的反应,上身往后退了一下,微笑道:“这样的惊喜你觉得如何?”。

    “很舒服,但我一想到你极有可能对其他男人也做出过这样的举动,我就不觉得有多么痛快了。”我艰难道。

    “你觉得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吗?”她突然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也对,我也是有老公的人,孩子也不小了,你有这样的感觉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第一个让我有如此举动的男人,当然信不信由你。还有,我也属于人妻,越是这样你不会越感到刺激吗?”。

    “冒昧问一下。”我没有回答她刚才的话,“你费尽心机,到底是想做什么?

    你要得到的又是什么?整垮天娱公司还是……让那些高官下马?”。

    “我可以选择不回答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吗?”她托着下巴道。

    “当然可以,因为主动权在你那边。我也算是被动与你合作的,正如你所说,我们各取所需,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合作会相安无事,如果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良心机,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还有我妻子那边,我希望你能想办法暂时让她脱离苦海”。

    “可以,我会尽力帮助你的,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她点了点头道,“我先给你指条明路,天娱公司你暂时就不要再去了,因为以你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深入其中调查,而且一旦暴露,你的下场会比小鸣更惨。你现在要做的是摸清楚夜来香酒吧的内部情况”。

    “夜来香酒吧……”我嘀咕了一声,“难道就是你之前提到的同行?”。

    “没错,小鸣也是从那儿逃出来被我救下来的,只不过他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一旦深陷其中,我也不能轻易出手保他”。

    “你倒是很果断,说难听一些,叫心狠手辣。”我突然对眼前的美人心生一种恐惧感。

    “哈哈,这也叫心狠手辣吗?”她笑了一声,像是在自嘲一样,“随你怎么想吧,做生意都是有风险的,在换取利益的同时也要注意不能给自己惹麻烦”。

    “然后呢,具体我该怎么做?”我又问道。

    “调查一下那些男妓,从他们身上入手可能要简单许多。据我所知,那些男妓大都是被迫做事的,他们帮助你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你要注意一点,千万不要随便找人调查,因为其中很有可能存在着一些卧底,发现有跟你套话的,你要十分警惕小心”。

    “这我就不明白了,以你的能力,大可以去让你的人混入其中调查,为什么非要寻找我这样的人?”我疑惑道。

    “我的人手并不多,而且我的人都不合适,全都是保镖之类的气质,更重要的是我这个人不会让自己人涉险,我很珍惜手下人的生命安全”。

    “这么说我还是一颗棋子了。”我自嘲道。

    “不能这么说,你如果真能达成目标,我给你的报答肯定让你满意,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个年代,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去做了”。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或许和你交易是个错误,但是我只想救回我的妻子,你的那些报答,现在也只是水中月镜中花,我暂时不会去想”。

    她拿出手机,拨弄了几下:“这是我的V 信号,手机号通用的,有事随时和我联系”。

    V 信昵称:寂寞毒药。这个名字似乎很符合她的性格特点。

    “告辞!”我记下来直接起身离开了房间,临走时,门外的那个侍从还对我点了点头。

    家里空荡荡的,我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回忆着刚才在紫丁香酒吧发生的一切。

    王姐,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从开始到最后她都没有告诉我她的全名,而且这个容貌身材甚至还有外在气质都不亚于妻子的女人,我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按理说,这样的女人我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印象肯定非常深刻,毕竟她是一位堪比妻子的女神级人物。

    我突然想到了天娱公司,那个地方美女如云,什么类型的都有,难道这个王姐会是那里的人吗?我一共就去过寥寥数次,都是走马观花,没有特别关注过那里的美女,或许仅仅打了一个照面。

    如果王姐真的是天娱公司的人,为什么她要和天娱公司作对呢?难道她也是受害者吗?。

    更让我在意的,是王姐想要得到的东西。

    天娱公司有着深厚的背景,自身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再加上和政界某些高官的联系,还有王姐说的更深层的事情。

    王姐想要什么呢?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和那些高官有某种联系,如果说得到那些资料仅仅是拉高官下马,未免有些大材小用,可那些东西除了威胁这些官员,还能有什么用呢?。

    另外,夜来香酒吧我又该如何混入其中呢?如果调查夜来香酒吧,我的公司又该怎么办?。

    最终,在妻子和事业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妻子,事业没了可以东山再起,可妻子没有了,我可能真的要崩溃掉。

    已经是晚上了,不知道妻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今夜还会再陪着哪个老王八蛋睡觉吗?。

    突然,我又想到了妻子的随笔,也许那里面会有什么线索,之前我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妻子现在不在家,如果抽屉被锁,我就是撬也要打开看看。

    一念及此,我赶紧走进书房,意料之外,抽屉一下拉开了,没有上锁。

    不过更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妻子的随笔根本就不在其中,那本新的也没有踪影。

    就在这时,口袋里传出“嗡嗡”的声音,是手机V 信发来的提示。

    独守空巷,发来了视频004 ……。

    第九十二章。

    004 号视频!我差点儿就把手机扔出去,它在我的手中仿佛犹如一颗炸弹,就等着我去拉线,不过我明白,这颗炸弹爆炸后受伤的只能是我自己。

    这个独守空巷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发来这些视频,即使和我有关,也不能这样摧残我这样一个已经受伤的男人吧!对方是要故意气死我吗?

    我没有先去点开视频,而是再一次问道:“朋友,你究竟是谁,能告诉我吗?”。

    对方没有回复,他仿佛静静的等待我打开视频欣赏。

    我一咬牙,打开了004 号视频。

    和之前一样,还是在那个豪华类型的房间里,这次拍的范围比之前要大很多。

    除了床的那个位置,还有旁边的宽敞区域一并拍了进去,而且在旁边的地方也有一张席梦思。

    这时,视频里传来“吱呀”开门的声音。

    只见王局长和老丁,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最后又出现了一个男人,是之前那个张处长。

    张处长!我心头一阵疼痛袭来,就是这个混蛋给妻子开了后庭花,这人瘦高个,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在这群人当中算是最年轻的一位了。

    这样的一个人,你从外表来看,根本就想不到他会是一个变态。

    三人做到席梦思上面,和上次一样,张处长的表情显得有些拘谨,一副文弱的书生模样。

    “丁主任,王局。这会儿把我喊来做什么?”。

    “小张啊,你这一天到晚也没多少时间清闲清闲,我们几位老家伙给你找点儿乐趣,还请你笑纳,不要辜负了我们的好意啊。”老丁笑呵呵道。

    “丁主任,我可真没多少时间清闲,我那边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我还先走一步吧”。

    张处长站起身来赔笑道。

    “哎,小张,不要着急走嘛,你的情况我们也清楚,工作的事可以放放,我们可是花了很大的心思给你安排了这场娱乐节目,你这一走,岂不是寒了大家的心吗?”。

    王局长也笑着阻拦道。

    “不行不行,我这一晚辈,怎么能劳驾各位前辈呢?我真有事……”。

    “小张,我们知道你怕老婆,不过从现在开始,也就在这里,你不用再怕她,母老虎再是可怕也是女人,好好调教调教就行了”。

    “丁主任,你这……”张处长一脸茫然,不知对方何意。

    只见丁主任笑着拍了拍手,顿时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这男人一进来笑道:“张处,好久不见了,老弟不才,给你带了一个人来,想必你肯定感兴趣啊”。

    “顾杰,你怎么也在这里?”张处长有些惊讶道。

    “张处,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一直在这里啊,这次活动就是我们天娱公司主办的,我这个公司总监不才,是活动的主办人”。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顾杰就是天娱公司的总监。

    “你们这是做什么?”张处长对此很是迷惑不解。

    “有个人给你带来了,哦不,是帮你请来了”。

    只见顾杰转身冲着门口的方向,微微欠身做了一个请的的姿势,模样十分恭敬。

    “噔噔噔”,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一个高盘着秀发的女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是妻子。

    我握着手机的右手顿时紧了几分,连带着心脏也跟着紧了起来。

    他们要做什么,难道还要合起伙来淫弄妻子不成?。

    妻子的穿着打扮和那张尊贵女王写真专辑里面的她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手中好像拿着什么东西。

    她的表情十分冰冷,那是一种刺骨的冰冷!另外,隔着屏幕我都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她双眼透出的寒芒,令人不敢直视。

    丝丝寒芒直接射向正坐在床边的张处长,张处长的面容一滞,似乎在心里打了一个突,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张处长,这位……呵呵,想必你还是认识的对吧?”顾杰看了一眼妻子,对张处长笑道。

    “哦,这位不是……不是贵公司的尊贵女王嘛,当然认识,当然认识”。

    张处长缓缓站起身来,尴尬一笑道。

    妻子一言不发,直接走到对面的席梦思床边坐了下来,虽然她现在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冷,但动作依旧十分优雅。

    这一瞬间,我突然又有了上次在天娱公司的T 台上,看到妻子走秀的感觉。

    和那时候……不,不一样,现在的她更冷了!真像是换了一个人。

    “张处长,既然都是熟人,那就方便多了,我也用不着多做介绍,还有一个人我也帮你请来了。”顾杰对着门口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两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这两个男人明显就是天娱公司的保镖,从他们的衣着上我可以看出来,和孙强手下的那几个人是一样的,就连外在气质也一样。

    不过被压着的女人就不认识了,她的双目蒙着眼罩,嘴巴也被胶布粘着,双手则被闪亮的手铐牢牢地禁锢在背后,从她那有些发红的手腕可以看出来,她已经被束缚了很久。

    他们一进来,女人就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惜根本无法说一句话。

    这女人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多岁了,但是属于风韵犹存的那种。一头微卷起来的披肩发,面容还算清爽,看来她平时很注意精心保养。身材不是很高,也就在165 左右,不过胸前的双峰很是有料,简直比妻子的还要大几分。

    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脚下也踩着一双高跟鞋。

    我正猜测这女人到底是谁,却听到张处长猛地喊了一声:“商燕”。

    张处长此刻的神情无比惊慌,看来这个女人和他的关系匪浅。

    他正要跑过去,却被那两个保镖拦下,这两个保镖像铁塔一般,张处长根本无法触及到那个女人。

    “顾杰,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张处长对顾杰大吼道。

    而这时的妻子,翘着雪白的长腿,坐在对面的床上一动也不动,有些空洞的双眼仿佛根本无视眼前的这出闹剧。

    “顾杰,你快放开她!要不然老子跟你没完”。

    那女人似乎听到了顾杰的声音,呜呜的声音更大了几分。

    “哈哈,张处,怎么样?”顾杰在一旁大笑道,“我把你的妻子也请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