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绝对顺从的女人 > 正文 【绝对顺从的女人】(17-19)

正文 【绝对顺从的女人】(17-19)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17)。

    一缕晨光唤醒了我,我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头上敷着湿毛巾,身上的衣服也换了。梦瑜就趴在床边,她竟然就这样趴着睡了一个晚上。我怜爱地看着她的侧脸,怎么感觉她有点儿哀伤的表情,她是因为我病倒而担心我吗?。

    我慢慢支起了身体,坐了起来,我的动作惊动了梦瑜,她渐渐醒来。

    “我这是?”。

    “我发现你在隔壁阳台上,头烫得厉害……”。

    我想起来了,想必是梦瑜吃完饭回来才发现阳台门没关好,在阳台上发现了我。

    “伊芸把事情都告诉我了……”。

    “那个贱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准你再提她”。

    听到伊芸的名字,失恋和被背叛的痛苦又开始侵袭我的内心,我忍不住,泪水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梦瑜看到我悲伤的样子,便俯身上前搂住我的头,靠在她的胸口上,轻抚着我的头发,安慰着我。

    我一直都觉得梦瑜不够成熟,所以无法像婉柔和伊芸那样吸引我,而现在我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被梦瑜这位大姐姐温柔地安慰着。

    梦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件银色丝质睡衣,并没有戴胸罩,我的脸埋在她的乳沟里,感受到她的胸脯是那么的温暖,乳肉是那么的柔软。

    我轻轻地挪动了一下头部,梦瑜似乎感受到胸部传来了酥痒的感觉,有点不自然,便放开了我,身体后退一步,让我的脸离开她的胸部,她不自然地捋了一下头发,别过脸去,似乎很后悔刚才把我抱在胸前的出格行为。望着她的侧脸,我怎么感觉她和以前不同了,似乎少了一分稚气,多了一丝伤感,让她看上去更迷人。

    我联想到昨晚的事,她已经自愿和志涛上床了,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她现在对我的温柔,不过是一种施舍,是在可怜我这个孤零零的人。

    “我先回去休息了”。

    梦瑜似乎不敢再面对我,她已经和志涛交往,却暧昧地和旧情人肌肤相接,让她充满羞愧,急於离开我的房间。

    望着梦瑜性感的背影,我心里升起了强烈的欲望,我急切想从梦瑜的身体上索取安慰。我想让梦瑜跟志涛分手,回到我身边,回到我认识伊芸之前、梦瑜认识志涛之前的那个情况,即便这想法不过是重蹈覆辙、饮鸩止渴,正如从前一样,我不爱梦瑜,只不过拿她来排解寂寞。

    我拉住了梦瑜的手,不让她离开,她回过头来,带着一点畏惧的表情看着我。

    我手一用力,梦瑜柔软的身躯便跌坐到床上,确切地说是被我拉倒进怀里。

    梦瑜躺在我怀里,由於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她非常紧张,胸脯不断上下起伏,而在我眼里,那上下起伏的胸脯,更加燃起我的欲火。

    我开始吻着梦瑜,右手隔着丝质睡袍不断地揉捏着梦瑜的乳房。

    我一把扯开梦瑜的银色丝质睡袍,那对美丽挺拔的乳房,便跳跃出来。我的嘴离开了梦瑜的唇,下移到她的乳房上,开始吸吮她的乳肉。梦瑜嘴里开始响起呢喃的呻吟声,而她洁白的乳房上渐渐留下了一块块红疤。梦瑜的双手轻轻推搡着我的脑袋,似乎是不情愿,却又不敢抗拒我的侵犯。

    我的嘴离开梦瑜的胸脯,梦瑜马上羞耻地用一只手横放在胸前,遮住两个乳头。我轻易地把她的手拿开,然后将那件滑溜的丝质睡袍扒开,梦瑜性感的身体近乎一丝不挂地出现在我眼前,但我没有完全把梦瑜的睡袍脱下,只是任由她披着,而我的手伸到她胯下,一把扯掉她的内裤,她的那片黑森林便没有遮掩地出现在我眼前。

    我起身脱下裤子,迫不及待地把已经微微勃起的肉棒捅向梦瑜的嘴巴,梦瑜摇着头,抿着嘴,并不情愿被我强迫口交。

    “张开嘴”。

    对於我的命令,梦瑜是绝对服从的,不管她是否情愿。此时梦瑜坐在床上,而我双腿跨立在她的前方,肉棒抵在她的唇上,随着她嘴巴的张开便捅了进去。

    我扶着她的后脑,用她的口腔缓慢地套弄着肉棒,由於口腔的温热,还有摩擦,使我的肉棒很快完全勃起。

    “唔……唔……唔……”。

    梦瑜扶着我的大腿,被动地承受我的抽插,显得有一丝难受。

    我放开按着梦瑜后脑的双手,梦瑜马上吐出肉棒,乾咳了几声,扭过头去,不敢正视我的肉棒。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她的嘴巴瞬间得到解放,但随后便发现这只是拆了西墙补东墙,我放过了她上面的口,是因为要开始侵犯她下面的口。

    我的肉棒抵在她的下身,捅了好几次才找准位置捅进去,梦瑜被我弄得很痛,皱着眉头,但还是没有反抗。她的阴道虽然还没做好性交的准备,但刚才我侵犯她的乳房时,已经刺激她下体分泌了少量的爱液,让阴道不至於太乾涸。

    我的肉棒被久违的温暖所包围,非常的舒服,但我没有停留太久来,便开始了抽动。

    我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快速而猛烈地抽插着梦瑜的肉穴。

    “啊……呀……啊……”。

    面对我带有强暴性质的侵犯,虽然梦瑜身体上没有明显的反抗,但是呻吟声中明显带有点哭腔。

    由於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爱,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我拔出肉棒,白色的精浆喷洒在梦瑜的肚皮上。

    我看着胯下瘫软娇喘着的梦瑜,云鬓散乱,双目无神,就像我破开她处子之身那次,完全失了神似的。我这才发现,她眼角闪着泪光,我竟然没有发现她被我侵犯时留下的眼泪。

    “对不起,我刚才太粗暴了……弄疼你了……”。

    “没关系,我不觉得疼,我只是……”。

    梦瑜欲言又止。如果流泪不是因为身体的痛,莫非是?

    她没有说出口,但我知道,她觉得对不起志涛,她才刚和志涛交往,身体却再次被我佔有。

    “志涛……想我过去和他一起住……”。

    我以为梦瑜只是想着对不起志涛,但没想到她却是在向我道别,志涛不仅佔有了她的身心,还要彻底把梦瑜从我身边夺走。

    我原以为刚刚那场性爱,是梦瑜屈从於我的淫威,没想到却是她施舍给我的“分手炮”。

    “保重……”。

    梦瑜离开了房间,留下我一个人傻傻地呆坐在床上。

    我很喜欢听陈奕迅那首经典的香港腔国语歌,“……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句歌词广泛流传,被传诵成经典,而此刻的我便是对此深有感触——。

    梦瑜受到药物和催眠的操纵而对我百依百顺,我是被偏爱的一方,便难以对她产生心动。而浩扬本来就对婉柔有意思,得到婉柔后,虽然婉柔也是对他百依百顺,但是心里面始终是爱我的,所以始终激发着浩扬的佔有欲。而当我和伊芸分手的同时又失去了梦瑜,才想起梦瑜的好,便有种得不到的才是更好的感觉。

    人有时候就是那么犯贱,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我在失去婉柔后,不也更觉得自己深爱着婉柔吗。

    但我不知道,我现在对梦瑜的感觉,是爱,还是仅仅是不甘心。

    (18)。

    正当我在思考对梦瑜的感觉是爱还是不甘心时,科室那边来了电话,说有个紧急病患需要治疗,但是周日人手不足,需要我过去帮忙。我只好换了衣服回去加班。下班的时候,我在医院里看到了伊芸。

    她还是那么的美艳,我跟她相距很远,彼此却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对方。她看到我,便向着我走过来。但是我刚刚才经历了她的背叛,而且我现在心里想的,是梦瑜,不是她。我不想见到她,便转身快步离去。

    我回到宿舍,梦瑜已经不在了,她已经收拾好所有衣物离开了。

    我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床上。就在这张床上,我和梦瑜无数次翻云覆雨,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可是我都不懂得珍惜,直到这张床失去了女主人,就好像失去了体温,变得冷冰冰。我几次尝试打电话给梦瑜,但是她已经换了号码。我找到志涛的病历,从他的联系方式找到他的住处,可是他已经搬走了……我彻底联系不上梦瑜,好像她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为什么她告诉我要走的时候,我还犹豫,没有强迫她留下,为什么她在和志涛交往后,我没有强迫她分手,而是在纠结自己是爱还是不甘心,直到彻底失去了才来后悔。

    不过,人至贱则无敌,我虽然知道梦瑜有意躲避我,我没法直接联系上她,但我只要拉下脸皮打给志涛,便可以知道她的住处。

    “佟哥?”。

    “志涛,你现在住哪,我有东西要交给梦瑜”。

    志涛告诉了我住址,并且透露了他明早就要出差三天,让我自己去找梦瑜,真是天助我也。

    “叮咚”,我按响了梦瑜新居的门铃,哢嚓,大门打开,梦瑜出现在我面前。

    梦瑜的打扮很“贤慧”,很符合同居女友的休闲而又略保守的风格。两耳的秀发用花型发夹夹在脑后,这样做家务时就不用担心头发在侧脸处垂下造成影响,上身穿着细格子休闲衬衫,下身是黑色短裙,腿穿肉色丝袜,一副邻家女孩的穿着。

    “你怎么找到我的?”。

    梦瑜见到我,大吃一惊。

    “我允许你离开了吗?”。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选择反问她。

    我随手关了门,走进客厅。志涛的房子不大,两房一厅,装修得很好,果然建筑师对住处的要求比较高。

    梦瑜跟在我身后走了进来,我转身紧紧搂住她的肩膀,深情地望着她的双眼。

    “梦瑜,我离不开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说着便强吻了下去。梦瑜想反抗,但是肩膀被我搂得很紧,她无从反抗。在我的热吻下,梦瑜的肢体慢慢软化。我保持着热吻姿势,慢慢把梦瑜推倒在沙发上,她的上衣被解开纽扣,露出天蓝色的蕾丝胸罩。由於我和梦瑜亲密相处的时间很长,我已经学会快速解胸罩的手法,哢嚓一声,梦瑜的双乳就从胸罩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我的嘴开始离开梦瑜温软的唇,逐渐下移,而右手也同时下移,伸到梦瑜胯下,迅速脱掉梦瑜的内裤。脱掉内裤后,我的手并没有就此甘休,手指渐渐靠近梦瑜的蜜穴。梦瑜发现我的企图,想出手制止,我随即开始舔弄她的乳房。梦瑜的乳房很敏感,一旦被我舔弄,全身便失去力量。

    梦瑜身上只剩下那条黑色短裙,我一边亲吻她赤裸的上身,一边用手抚摸她的阴蒂。梦瑜的抵抗渐渐被快感击退,口中传来轻轻的喃呢,我趁机用手指深入她温暖的肉穴去探索。异物进入阴道带来的强烈的刺激感唤醒了梦瑜,她双手抓住我右手的胳膊,制止我的手指再深入。

    我想起志涛给梦瑜的口交让梦瑜完全失去抵抗,便有样学样,抽出手指,身体迅速下移,用嘴吻住梦瑜的阴唇。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尝到女人性器官的味道,我一直认为口交是给予对方很大的奉献,所以我以前经常要求梦瑜给我口交,除了生理快感外还有很强烈的心理快感。而主动给女性口交,我之前从没想过,毕竟在我的思想里,男人不应该如此卑躬屈膝。但是看到梦瑜被志涛口交的那种兴奋,还有志涛为爱甘愿付出的精神的刺激下,我决定豁出去了。

    听说年龄加大、性经验增长以及妇科病都会让女人下身味道变重,梦瑜的蜜穴虽有点腥味,但是味道不大,我还能接受。我也不是很懂给女人口交的方法,只是学着志涛那样用舌头不断舔弄梦瑜的阴唇。梦瑜不断地扭动着下身,看来我的方法用对了。

    梦瑜的蜜穴开始分泌更多蜜汁,我看时机成熟了,便脱下裤子,捋一下肉棒让它更坚硬,然后插入梦瑜早已氾滥成灾的蜜穴。

    我的肉棒在梦瑜温热的阴道内驰骋,而眼睛却在不断观察着梦瑜的表情。梦瑜看起来并不很享受,虽然之前的口交和现在的性交带来强烈的快感,但是毕竟是在男友家里被另一个男人佔有着,心中有着强烈的羞耻感,心理羞耻掩盖了生理快感。她不断地摇着头,似乎想告诉我,这样一场性爱并不应该发生,但她的身体却没有再制止我……。

    我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抽插着梦瑜,双眼一直望着梦瑜的脸。渐渐地梦瑜并没有再摇头,仿佛已经接受了在男友家和前度情人出轨的事实,开始闭上眼睛感受下身的性快感。我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便抽出了肉棒。

    梦瑜以为我要放过她,便睁开双眼,合拢起双腿,而我则趁机一下把梦瑜抱起,走向主人房。

    “你们昨晚有做吗?”。

    我还是比较在乎梦瑜和志涛之间的做爱次数,我不希望他们做过太多,因为志涛的巨棒会影响梦瑜的阴道使之变得不再紧致。而且,通往女人内心的通道就是阴道,虽然我不太认同这句话,我觉得男女间的感情不只是性,更多的是心灵的契合,但是我也非常害怕梦瑜会因为志涛的性能力而深深地爱上他。

    “没有,他今天要出差,我不想他太累了”。

    当一个人吃惯了珍馐后,不会对一道美味的菜肴有过分的欲望,但是吃惯粗茶淡饭的人,却很难对面前的美食仅仅浅尝一口就满足。我习惯了和梦瑜性爱,对她的欲望并不强烈,并不会想天天都和她上床,但是昨晚,身边躺着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志涛却能忍住不做爱,肯定并非他不想,而是不愿在爱人面前表现得只有性欲望而没有分寸。

    主人房佈置得很温馨,白色的公主床后的墙上挂着一幅梦瑜和志涛的亲密合照,看到他们精心筑就的爱巢,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我再对梦瑜仁慈,我就将永远失去她。

    梦瑜看到那张合照,想起了和志涛的情侣关系,开始对刚才的沉沦感到悔恨。

    我不可以让梦瑜有后悔的空当,我想起了她的死穴,便一下把她推倒在床上,不顾梦瑜的私处刚才才发生过性交,混杂着原本阴道的味道、淫液的味道以及我龟头马眼流出的少量前列腺液的味道,我开始用舌头舔弄着她的阴唇……。

    果然,梦瑜的生理快感战胜了羞耻感,开始轻声地呻吟着。我移动着身体,和梦瑜呈69式姿势相对地躺在床上。我一边保持给梦瑜口交,一边示意她含着我的阴茎,我们就这样相互给对方以最无私的奉献……。

    69式口交了几分钟后,我开始摆正姿势,让梦瑜以狗趴姿势趴在床上,我从梦瑜后面进入。由於口交和之前的性交,阴道分泌了大量的爱液,我不费吹灰之力便进入梦瑜体内。

    啪……啪……啪……。

    我在志涛的床上,肆意地奸淫着他的女友。我抬头望着他们的合照,那个一脸幸福的小女生正在我胯下承受着我的抽插,这一切,和当初浩扬佔有我的婉柔,是多么的相似。

    (19)。

    我用后入式奸淫着梦瑜,而梦瑜则把头埋在枕头上,秀发覆盖着面部,遮挡一切视线。她不想看到房里的一切,心里不想承认自己正在男友的床上被另一个男人侵犯着的事实,但这个事实正真实地发生着。

    但我偏偏要她面对现实,我抓着她的双臂向后一拉,她被迫身体后倾,头抬了起来,那副亲密的合照无可避免地进入她的眼内。她摇着头,不断地对着合照说着“对不起”,似乎志涛就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出轨……。

    我虽然早就预料到志涛在梦瑜心中已经佔有很重的位置,但当我亲眼目睹她对志涛的在乎时,我还是感到很心酸。他们才仅仅在一起不久,而我这个“主人”

    对她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了吗?。

    我咬着牙,把梦瑜的身体扶起,让她站在床上,趴靠在合照前面,我站着从后面插进她的体内。我要梦瑜近距离看着志涛,让梦瑜认清楚,即使在志涛面前,她还是我的人。

    这时候,婉柔给我口交时的情景又闪过我的脑海……即使婉柔在给我亲切地口交着,但是她体内却插着浩扬的肉棒。婉柔在和我亲密接触,但她已经属於浩扬……。

    我颓然地退出梦瑜的身体,一下子呆坐在床上。梦瑜立刻转过身来,看到我颓废的表情,她马上跪下来抱着我的手臂,眼神充满着爱怜。

    “你怎么了?”。

    梦瑜竟然开始关心我,难道她已经忘记了她是志涛女友的身份。但是刚刚她明明白白地心念着志涛的……。

    我没有回答,而是用一个吻“回复”了梦瑜,梦瑜也热烈地用吻来回应着我,而一只手伸到我胯下,找到了我的肉棒。

    梦瑜挪动着身体,让肉穴对准我的肉棒,然后毫不犹豫地坐下……。

    啪……啪……啪……。

    梦瑜一边吻着我,一边用下体主动地上下吞吐着我的肉棒,她的手臂枕在我的肩膀上,双手绕到我的颈后扶着我的后脑……梦瑜竟然主动地和我交合了。

    两具肉体的交合处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但是我和梦瑜都不舍得离开对方的嘴唇,也许梦瑜终於暂时放下“志涛女友”的身份,而我也忘记了“夺回梦瑜”

    的目的,我们只是单纯地交合在一起,单纯地在对方身上索取快感,单纯地想给予对方快乐。

    “唔嗯……”。

    热吻着的我俩,嘴里同时忍不住发出一丝声音,接着我的上身向后倒下,而梦瑜也紧随其后向前倾倒,趴伏在我胸前。我已经射了精,而梦瑜也达到了高潮。

    梦瑜在我身上“休息”了十多分钟,才缓过神来,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下子下了床,跑向浴室,精液从蜜穴里流了出来,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板上,形成一串奇怪的“足迹”,从主卧延伸到浴室。我才注意到,刚才没做任何保护措施,我便在梦瑜体内射精了。

    梦瑜简单沖洗了一下之后,回到主卧室,神情有点恍惚。

    “梦瑜,你怎么啦?”。

    “我……我今天不安全……”。

    我一下子愣住了,我还没结婚,没想过当爸爸,而梦瑜此时的身份,还是志涛的女友……。

    “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下去买药,你先休息一下……”。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顾虑,竟然选择伤害自己来使我放心,这也深深地加重了我的负罪感。

    梦瑜,对不起,等你离开志涛,等我们名正言顺地在一起,我再好好补偿你吧……。

    梦瑜心甘情愿地服下事后药,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反胃,我知道这药有一定副作用,我以后必须认真注意,不能为了一时的快乐,而伤害了梦瑜的健康。

    梦瑜刚才的表现,让我有了一丝底气,至少我在她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我决定不再拖延了,我要让梦瑜离开志涛,即使她心里可能割舍不下志涛。

    为此我不惜下达了命令。

    “梦瑜,我要你离开他,我要你回到我身边”。

    面对我恳切的要求,梦瑜点了点头,我知道因为催眠作用,她不会忤逆我,她对我的话只会惟命是从,但是她的内心,必然深深地感觉对不起志涛。

    医生,是世界上最讲求道德的职业之一,我从学医开始,便立志做个道德高尚的人。直至我看到浩扬录下的视频,诱使我在梦瑜身上报复,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配得上做一名医生。我麻醉自己说,医学的进步本来就离不开人类的不道德,例如拿动物做实验,甚至拿病人试验新药。我们一边谴责这种不道德,一边享受这些不道德带来的成果。

    为了一己之私拆散别人,是极不道德的行为,但我最终决定自私一回,要求梦瑜向志涛提分手。

    梦瑜搬回到我的宿舍居住,志涛出差回来后,梦瑜和志涛相约在一家咖啡厅里见面,而我坐在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偷偷地看着。

    “志涛,我们分手吧……”。

    梦瑜今天故意化了很浓的妆,显得面无表情。她希望志涛看不出她的不舍。

    但是颤抖的声线出卖了梦瑜,表面波澜不惊的她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你说什么?”。

    志涛完全不敢相信梦瑜刚才所说的话。

    “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啊,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好吗,我一定改”。

    “不是你的错,而是……”。

    梦瑜说不出口,因为她根本找不到分手的理由。

    看到梦瑜为难的样子,我觉得我作为男人,实在太窝囊了,为什么如此重大的事要梦瑜一个人面对,而我只会坐在一边等着收果实。

    我走到他们面前,牵起梦瑜的手。

    “她是我的女人,麻烦你不要再骚扰她了”。

    此时,我看到梦瑜的脸上,泪水带着眼影划过美丽的脸庞,留下两道黑色的泪痕。一直以来,由於我和梦瑜不对等的关系,我都轻视了她的情感,没有顾及她内心的感受,直到此刻我看到她的眼泪,我的心开始慌乱,我发现自己正在残忍地拆散一对恋人,正无情地摧残着梦瑜的心。我正做着浩扬曾经做过的我最不齿的事,而梦瑜和志涛也正承受着我曾经最摧心的痛。我不敢再看梦瑜的脸,只是用力拉着她迅速离开。

    我带着梦瑜回到停靠在路边的车上,志涛便追了出来,他好像明白了,并不是梦瑜移情别恋,而是我硬生生要求梦瑜舍弃他。我顾不得一切,重重地踩下油门,飞驰而去。我知道梦瑜马上就会心软的,我不能留给他们任何机会。

    我驾车沖出马路,忽然一架大货车迎面而来。我扭动方向盘避过大货车,却撞在路边的一堵石墙上。我的脑袋和车窗发生猛烈碰撞,失去了意识,只知道碰撞之前,梦瑜不顾一切地抱向我……。

    天道好轮回,做了坏事要遭报应的。浩扬不择手段地横刀夺爱,不久就遇上车祸,去十八层地狱报到。而我为了一己之私硬生生拆散了一对情侣,也马上遇到车祸,世上竟有如此惊人的巧合,看来是老天要来收我了。只是可惜了婉柔,可惜了梦瑜,她们是好姑娘,为什么也要随着我们而去呢。哦,不对,上天应该是怜悯她们活着太悲伤了,便把她们带到天国,让她们忘掉尘世间的伤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