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碧池渊的婊子们 > 正文 【碧池渊的婊子们】(10)

正文 【碧池渊的婊子们】(10)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作者:逆流星河。

    字数:5067。

    第十章、表演。

    冬日的早晨,清冷中透着一丝烟火的气息。

    顾大鹏和往常一样,早早的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中。他锁上公寓的门,但脚步却不是朝着公司,而是向着另一个平日里他从走过的方向走去。

    今天不是休息日,但顾大鹏已经在昨天便请好了假期。这是他今年最后的带薪假,特别是在上个星期他无辜旷工了两次之后,负责批假的人事部经理一直都没有给他过好脸色。今天这个假期,是他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这足以看出他对于今天这件必须拿出一整天的时间来完成的事情的重视程度。

    徒步走过了大概两个公交站台的距离,顾大鹏在一处地标建筑前停下了脚步,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接着,他开始四处张望,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十五分钟左右之后,一个雪白的身影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在顾大鹏又收发了几条短信确认了互相的位置之后,那个雪白的身影直直的朝着顾大鹏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苏梦梦站在顾大鹏面前,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一团团白气不停的从毛绒绒的白围巾间涌出来。

    “等很久了吗?”。

    她很自然的拉住了顾大鹏的手,开口问道。

    苏梦梦的手指很冰凉,这让顾大鹏忍不住用力的反握回去,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

    “没有,我才来十几分钟”。

    “呼呼,可是你的头上,都结霜了。”苏梦梦指着顾大鹏的头顶,他愕然,用手拨了拨头发,才发现自己的头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啊,这个啊,出门前我洗了个头,可能没完全擦干吧”。

    “今天天气比前几天冷多了,早上的温度都到零下十度左右了,下次出门的时候,记得戴上帽子吧。”苏梦梦说着,踮起脚尖,替顾大鹏将头顶的白霜用手擦掉。

    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啊,冬天洗头不擦干是很容易感冒的,现在流感流行的很厉害,你可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

    顾大鹏答应着,拦住苏梦梦替他擦头发的动作。

    “你也注意保暖,你的手比我的凉多了”。

    苏梦梦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我可是很怕冷的,你看,我今天不是穿的很严实吗?”。

    说着,她在顾大鹏的面前轻盈的转了个圈。

    米白色的毛线帽,乳白色的围巾,白色的羽绒服一直遮到脚踝,隐约露出里面黑色的底衣,脚上则是一双淡粉色的雪地靴。苏梦梦的一身打扮,的确是做足了防寒措施。

    相比之下,顾大鹏的穿着就有点儿衣服不够身体扛的意思了。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飞行夹克,下面还是有些万年不变的牛仔裤,脚上则是平时工作时也会穿的高筒登山靴。衣服略微有些单薄的他,和捂得严严实实的苏梦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梦梦戳了戳他的胸口,笑道:“你就别担心我了,就算你的身体比我的好,也不能这么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吧?”。

    “是吗?我不觉得我有这样啊,我平时都是这么穿的。”顾大鹏说的半真半假,衣服是他平时也会穿的衣服是没错,但他今天在出门之前,还是破天荒的对着镜子整理了好久。

    “好了,走吧”。

    苏梦梦用欢快的语调说着,勾住了顾大鹏的胳膊,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身边。

    顾大鹏当仁不让,带领着二人的脚步向共同的目的地出发。

    并肩同行的二人,却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直到目的地的招牌出现在视线中,苏梦梦才率先打破了这凝滞的气氛。

    “我们……想不想一对情侣啊?”。

    “嗯”。

    “我觉得吧,现在周围的人肯定都觉得咱们是情侣,特别是在我们站到这儿的时候。”苏梦梦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爱情宾馆那花哨而夸张的招牌。

    “嗯”。

    “你就只会说嗯吗?”。

    “那你想让我说什么呢?老实说,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接你刚才的那几句话。”顾大鹏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些无奈。

    “是哦,那你就继续说嗯吧”。

    “嗯……等一下,我为什么要一直说嗯?”。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该怎么接我的话吗?”。

    “那是因为你一直都在说我无法回答的话好不好?”。

    两人像情侣斗嘴一般吵吵闹闹的,在周围的人眼中,顾大鹏无疑是正在闹别扭的那一方,而他身旁温柔甜美的苏梦梦则是正在安抚男友小性子的他的女朋友。

    他们的表演太过完美,甚至连柜台的收银员递给他们房卡的时候,看向他们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笑意。

    然而走进电梯之后——。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外人的视线全部被阻断,沉默,就再次降临在两人之间。

    “对不起啊,”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苏梦梦,她没有看顾大鹏,只是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轻声道,“让你陪我到现在,对不起”。

    顾大鹏没有对苏梦梦的道歉予以回应,而是有些突然的说道:“这样,那个人就满意了吗?”。

    “大概吧,我也不知道。”苏梦梦说着,声音很低落。

    顾大鹏则再次开口道:“你的那位金主,真的对你控制到这种地步吗?”。

    “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好不好?”苏梦梦微微侧开了脸,逃避了顾大鹏注视的视线,“有的时候,我也在觉得奇怪,明明他不在这儿,我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那种感觉……就像他的眼睛,始终在跟着我一样”。

    对于苏梦梦的回答,顾大鹏没有任何表态。

    但他却感觉到,苏梦梦搂住他胳膊的力道变大了。

    “你……”。

    “再这样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苏梦梦的声音这次变得很轻微,“我知道的,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但是,请让我再骗自己一会儿吧”。

    “就一会儿……”。

    复杂的感情像一大团毛线一般塞住了顾大鹏的胸口,而就在这时——“叮”。

    电梯到达了最顶层。

    那清脆的声音,代表着这段虚伪亲密的终结。

    ——分割线——。

    “进来吧”。

    被招呼着走进房门的顾大鹏,一进门就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已经不能用“房间”二字来简单的形容了。巨大的落地窗赋予了这里极好的采光,而宽敞到足以放得下半个篮球场的空间中,摆放着各种各样顾大鹏搜肠刮肚,也只能说出“奢华”二字来形容的摆设。而在空间的最中央,一个圆形的按摩浴缸无比醒目的摆放着,一侧,则是一张硕大无比的圆床,无论是浴缸还是圆床的位置都正对着落地窗,无论躺在哪个上面都毫无疑问能获得最好的俯瞰视野。

    然而这些,都不是让顾大鹏惊讶的真正原因。

    在浴缸与圆床之间的空间里,立着一个造型奇怪的架子。架子状若十字架,但在十字横的两段和竖的顶端又都分出了一些奇怪的“分支”。在这些分支的上面,固定着许多皮带。

    这是一个SM捆绑用的束缚架。

    而在圆床之上,更是散落着诸如皮鞭、手铐、口球、眼罩等SM用的工具。

    至于跳蛋、按摩棒、假阳具之类的情趣用品,更是连地板上都扔的到处都是。

    这些,才是顾大鹏惊讶的根源。

    苏梦梦看着顾大鹏投过来的疑问目光,有点儿浑身不自在。

    她此时已经脱掉了羽绒服,露出内里穿着的黑色紧身毛衣和黑丝袜。侧身坐在床上的她,似乎对眼前的这一切一点儿都不惊讶,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这让顾大鹏相当的不解。

    “别这样看着我好吗……”。

    苏梦梦终于受不住了,她用双手挡住脸,出声抗议。

    “你,和你那位金主,经常,玩这种……”顾大鹏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捡起一根黑色的皮鞭。

    他斟酌了好一会儿用词,才最终吐出两个字:“……游戏,吗?”。

    而对于他的疑问,苏梦梦异常老实的全盘托出。

    “只有第一次的时候玩过,他不喜欢这种,我……总之,之前这里不是这样的,我猜,是他特意布置成这种样子的吧”。

    顾大鹏选择装作没听到苏梦梦话中的犹豫。

    但他悄悄的,把一只粉红色的口球,塞进了兜里。

    接着,他问出了第二个他在进门之前就已经产生的疑问。

    “你和他经常来这里?”。

    “嗯。”苏梦梦则继续如实回答,“这里算是一直被他包下来的吧。之前我和他还只是玩这种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后来,他提出来的要求,地点就基本都是在外面了”。

    “等下,等等。”顾大鹏突然意识到了某件事。

    他看着苏梦梦,追问道:“你说你从很早以前开始就一直出入这里?”。

    “嗯”。

    “我说前台的那些服务员为什么都和你一副很熟悉的样子,连开房必要的程序都没走,直接就把房卡给你了”。

    “对,那几个服务员我都很认识,虽然除了拿房卡的时候就没说过别的话,但这么多次,想不熟也难了。”苏梦梦道。

    “那……她们看我的,那些眼神……”。

    顾大鹏突然意识到,那几个小姑娘眼中带笑的看他,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而苏梦梦,则乖乖的垂下了头。

    “她们,可能把你当成我新找的……炮友了吧。大概……”。

    唔,炮友。

    顾大鹏忍不住捂住了脸。

    然而这个名词,还真的是对于他和苏梦梦之间关系最恰当的形容。

    这让他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

    所以最后,他决定——再一次选择性无视掉。

    他继续开口,问道:“你那位金主什么时候过来?这个房间里,只有咱们两个人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顾大鹏还真的不确定这屋里是不是躲着第三个人。毕竟这里大的过分,那些高耸的衣柜、落地的窗帘,别说藏下第三个人,藏下第三十个人估计都不是问题。而且,以那位哥们上次通过手机全程收听了他和苏梦梦做爱实况的直播来看,顾大鹏一点都不惊讶对方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苏梦梦摇了摇头,出乎他意料的回答道:“他不会来了,他说,他会在镜头后面看着我们”。

    “啥?镜头后?”。

    “嗯”。

    顾大鹏这才注意到,苏梦梦的手里一直都攥着她那台粉红色的水果手机。

    而那台手机的屏幕此时正点亮着,虽然看不真切,但他能辨认出那是微信的聊天界面。

    看来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主,一直都在通过手机给苏梦梦发号施令啊。

    关于这个,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他并不意外,但刚刚苏梦梦话里提到的一个名词。

    镜头。

    顾大鹏突然从原地跳了起来,四下张望着,开始打量周身所有的角落。

    “你在,找什么?”。

    苏梦梦疑惑地问。

    “针孔!你不是说镜头吗?我要找找看这屋里哪里放着你说的针孔摄像机”。

    听到顾大鹏的回答后,苏梦梦轻轻叹了口气。

    她开口道:“找到了又如何?你要堵上吗?”。

    顾大鹏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是啊,就算知道了周围有针孔相机在偷拍又能如何?他可是答应了包含这些内容在内的条件,才来到这里的。如果堵上那些针孔,那他在这里不久毫无意义了吗?。

    接着,苏梦梦继续说道:“还有,这里没有针孔……至少我知道是没有的”。

    然后,她从床边的床头柜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包。她把体积不算小的包放在床上,床垫立即出现了凹陷,这个包的内容物显然重量不轻。

    红色的商标,立马告知了顾大鹏这个包里面装着的内容。

    这是一台单反相机。

    苏梦梦从相机包中取出相机,动作娴熟的打开了镜头,进行调试。然后她拿着相机,下床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顾大鹏这才注意到那里已经放着一个三脚架了,苏梦梦轻车熟路的把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然后确认了一下取景窗里的画面,折回到床边。

    本来顾大鹏以为这已经算完了,但苏梦梦却从包里又取出了第二台相机,或者说是类似相机一样的数码设备。这台设备相比第一台单反相机体积小了很多,但却带着一对形状奇特的类似天线一般的设备。顾大鹏凭借着自己那些对于数码产品粗浅的经验,认出这是一台专门用于收音的设备。

    然后,他看着苏梦梦熟练的把这台录音设备摆放在了床头柜上,并且打开了电源。

    做完这一切的苏梦梦,回身面对着顾大鹏。

    “这些设备都是有无线传输功能的,所以这边一启动,那边就会有画面和声音了”。

    “那边,哪边?”顾大鹏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也没有告诉过我这个,可能是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

    苏梦梦说着,把一个黑色的小东西塞进顾大鹏的手里。滑滑的塑料触感,握着很顺手,顾大鹏低头一看,这是单反相机的遥控器。

    “遥控器……他嘱咐过,要交给你”。

    苏梦梦说着,又从身后的包中掏出第三件设备。

    “还有,这个,也要一起给你”。

    第三件设备,是一样体积相比前两者都大大缩小的东西,这件设备的外形十分迷你,虽然只比烟盒大一点点,但却附带着体积比本体还要大的专用握持手柄。

    顾大鹏认识这个东西,准确的说,爱好户外运动的他还有一段时间朝思梦想这台设备。

    这是一台运动相机,外加提供稳定画面的电动云台。这样一套专业的设备,顾大鹏犹豫了很久,都没有舍得割肉买下。现在,它却这样被放在他面前。

    顾大鹏抬头,看着苏梦梦。

    他已经明白,苏梦梦背后的那位素未蒙面的金主,想要他做些什么了。

    看来……上次只有语音,让对方很不尽兴啊。

    顾大鹏明白,当相机被打开以后,这里就不再有单纯的男人和女人了。

    他和苏梦梦,已经变成了一场现场直播般成人动作片中的男优和女优。

    那位金主想看的,是他和苏梦梦,全方位、无死角的“表演”。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