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屋 > 情欲小说 >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 > 正文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35-37)

正文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35-37)

推荐阅读: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暴露女友之遗愿清单   警花相伴   天才医生绿帽版   末日中的母子  

    三十五。

    故事之所以精彩,第一有冲突,第二有比较。

    有愚蠢的女人就必然会出现一个聪明的女人。

    “妈妈,不哭,妈妈不哭,小宝乖,小宝都不哭。”刚学会说话没多久的陆怡用小手为小金抹泪,小金把陆怡紧紧抱在怀里,泪水却越流越多。

    江阿姨撕碎了她的上衣,抓破了她的胸口除了当时羞愧痛哭之后,她没有一句埋怨陆风的话,她一如既往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承受着同事不一样的目光,唯一改变的是她回到了自己原来那间单身宿舍。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正儿八经的财经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在遭受这样的打击后能如此淡定的继续自己的工作不得不让我佩服,陆风的朋友对小金是赞不绝口,他告诉我,小金在整个工厂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小金是一个懂事,忍耐的好姑娘,他甚至建议我亲自去了解,我相信陆风朋友的话。

    所以,小金无疑是一个远比经历无数风雨的江阿姨不知道聪明多少倍,只有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小金年纪轻轻已经具备了如此潜质,前途不可限量。我甚至怀疑,小金被打成那样都没有跟自己的家人提过。如果真是这样,那小金控制事态的能力的确非同一般。

    陆风对小金搬到宿舍这个举动给予了充分的理解,理解一个还未嫁的女孩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撕掉了衣服带给她的冲击。他对小金有的只是愧疚还有莫名的欣赏,他以为小金在被伤害后必然会和他大闹,但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出现,小金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一如往常的工作,带陆怡。

    而此时的江阿姨在干什么呢?她想报复,她要报复的事情几乎让人哭笑不得,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陆风被戴了绿帽子,她的心里认为,你陆风玩女人,我就可以玩男人。而江阿姨要玩的竟然还是那个信贷员领导。

    有美人主动上门不玩岂不是傻子,信贷员当然欣然接受,虽说江阿姨已经不再年轻,但仍然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床上也足够老练。

    信贷员在看到江阿姨亲自找上门来心花怒放,他像迎接太后一般把她让进了门,她说的每句话他几乎都没有认真去听,他想着的是江阿姨华丽衣服下那丰满的乳房和多水而且很圆润无毛的小穴,他抱着在他怀里倾诉的她,他的手从她的背部抚摸到了圆圆的臀部,“亲爱的,想死我了,你来了真好。”他在她的耳边轻柔的说道,“是真的想我吗?”她问道。“真的,很想,很想,亲爱的,我现在就想要你,可以吗?”他试探道,她的秀发散发出好闻的味道,“嗯,洗一下好吗?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她柔情如水,“你这么干净,别洗了,我的肉棒已经涨的难受极了,不信你摸摸。”他很急,他的肉棒确实坚硬如铁了,“嗯,去房间吧。”她难为情的说道,毕竟现在是白天,阳光还那么的明亮,“亲爱的,我们就在沙发上吧,我想看到你完美的身体,你的肥肥的肉穴现在一定是春潮满地了吧。”他嬉笑道。她感觉到了他的肉棒在自己的胯下冲撞,这些天来,香蕉,茄子虽然可以带给她片刻的欢愉,但,远没有有生命的肉棒插在小穴中那样的畅快。

    她的外衣和胸罩被他拿掉了,两只肉鼓鼓的乳房一点也没有下垂,两只褐色的乳头已经翘起,“亲爱的,你保养的好好啊,奶子还是这样的坚挺。”他的手摸上的乳房,另一只手拉开了她裙子的拉链,手接着伸进三角内裤里面,她的小穴已经都湿了,他的中指进入她的小穴时,她嗯呢一声:“好痒,好痒啊,你这个坏人,快把裤子脱了,操我,快点来操我,我要你的大肉棒插进我的小穴里”。

    布满青筋的肉棒高举向天,信贷员骄傲的看着自己的肉棒,他发现江阿姨的眼里都是渴望和期盼,“喜欢这根肉棒吗?”他得意的问道,“喜欢,亲爱的,你的肉棒怎么这么大这么粗,我的小穴现在太需要你用肉棒来安慰,来止痒了,求求你,插进我渴望已久的骚逼吧,来插晕我,插翻我吧。”她媚眼如丝的说道,手也摸上了那根粗大的肉棒。她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他把自己的肉棒压低,岔开腿,对准了她流水的小穴,然后,一点点插了进去,“哦,哦,刺激,太刺激了,亲爱的,你的肉棒让我舒服死了啊,插吧,插死我也愿意。”她的手抱住了他的腰说道。他们两个人把头都低了下去,看着肉棒在小穴里进出,淫水跟着肉棒带出来,不一会沙发上都是他们的淫水,“哦哦,哦哦,舒服,舒服,我的天哪,你这是要让我幸福死啊,插我,插快点,我好像要高潮了,亲爱的,用力插,使劲插,插到底啊。”她呻吟着叫道。

    当脸皮被彻底撕开,这个人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怕见人这样的说法了。

    很快,陆风马上领教了来自社会的压力和朋友以及生意伙伴不一样的眼光和评论,对于一个成功的男人来说,这样的事情对心理的打击是致命的,因为他是生意人,他需要脸面,需要走出去。愤怒,恨意在升腾。

    就在事情向恶劣方向挪动的时候,小金及时出现在陆风面前:“随她去吧,你现在就是去找她,又能改变什么?只会给你带来更大的羞辱,她不洁身自好是她的事,人们只有说她过分,没教养,别人能说你什么呢?最多说你没有管好老婆,性格懦弱,没有男人的气魄,其他对你没有伤害。别急火攻心,你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吗?”。

    小金的话点醒了陆风,是的,就是他去找哪位信贷员领导,人家只要一句话:是你老婆主动送上门的。陆风就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如果去找老婆,老婆一句话:你不是说只维持婚姻,否则和我离婚吗?你能找女人,我为什么不能找男人。

    很多人预料的战争并没有出现,反而出奇的风平浪静。

    江阿姨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效果,却给自己找来了几乎致命的羞辱。

    三十六。

    江阿姨难得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想过再去工厂战斗一次,但实力的悬殊,自己破罐子破摔带来的负效应,加上父母知道后对她的极度失望,哥哥,弟弟也跑来把她臭骂一通,说把江家的脸丢光之类的指责,这些足矣阻止她再去战斗的步伐。

    “亲爱的,你太美了,我爱你,你让我疯狂。”江阿姨的耳边响起了那次醉酒后的早晨信贷员领导的那句话,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丈夫的身边了,她希望这个认识几十年的男人会成为自己将来的依靠。

    一直养尊处优的江阿姨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她在信贷员家亲自去买菜,做饭,洗衣服,熨衣服,拖地,一个贵妇转瞬成为了一个家庭主妇,这样的日子能一直过下去也让自己少些烦恼,少些痛苦。

    渴望重新拥有家庭生活的江阿姨开始考虑和丈夫离婚的事情,但在离婚之前她必须得到信贷员领导确信娶她的承诺。

    一个夏日午后,空调开着适宜的温度,信贷员穿着睡衣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着一部美国大片。江阿姨憋了一个星期的话今天想要和信贷员谈清楚。

    “亲爱的,把电视关掉,我要和你谈点事情。”江阿姨委婉的说道。

    “你说,我听着呢。”信贷员的眼睛还盯着电视。

    “我们结婚吧。”江阿姨说道。

    “什么?结婚?你开什么玩笑,你和陆风可是夫妻,怎么结婚啊?”信贷员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知道,这些天我在想,我已经和你生活在一起了,我决定和他离婚。”

    江阿姨真诚的说道。

    “哦,离婚,这事很大啊,你离婚了儿子怎么办?”信贷员突然冒出这句话。

    “儿子大了,马上自己也能工作了,何况,我又不是养不起儿子,他老爸也有义务的。”江阿姨解释道。

    “哦,离什么婚啊,我们现在这样不也挺好。这件事情让我想想,过几天再说好吗?”信贷员呵呵笑道。

    结婚毕竟是大事,必须给别人一点时间,江阿姨能理解,但一直细心敏锐的她却没有看出信贷员的犹豫和敷衍。

    江阿姨渴望成家的愿望注定会落空。其实,信贷员是绝对不会和江阿姨结婚的,虽然他自己是个花叉叉,但他也一定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精,江阿姨的主动上门以及以前醉酒后和他的同床共枕都在他的脑海里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一个女人可以这样随便和其他男人上床,难免将来这样的事情不会在自己身上重演,大家在一起玩玩也就算了,结婚谈也别谈。

    自从江阿姨跟信贷员谈结婚后,信贷员回家越来越晚,而且一回家就不停的说很累。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信贷员主动找江阿姨说道:“亲爱的,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不能和你结婚,第一你现在还没有离婚,你丈夫也是个有名的企业家,你知道我的身份和工作,如果被单位知道我破坏别人家庭,我是要受处分的,对不起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先搬回家去住,我一有时间就来看你”。

    江阿姨在听完后,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泪不自不觉流了下来。

    伤心和绝望再次袭上了她的心头,本以伤痕累累的心又被撒了一把盐度极高的盐,腌的她的心生疼。

    而江阿姨接下来的疯狂甚至把警察都惊动了。

    三十七。

    信贷员的绝情让江阿姨刚刚燃起的希望转瞬成为泡影,一股怨气在心里积聚。

    “妈的隔壁,玩老娘,男人都是畜生,没有一个好鸟,我操你老妈。”江阿姨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水杯摔向了对面的液晶电视,这一摔摔出了灵感,摔出了感觉,她突然觉得这个发泄方式让她有种莫名的兴奋和轻松……在信贷员回家打开门,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家里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极为剧烈的枪战,满地狼藉,原来漂亮的家到处是摔坏的家居,他没有一点迟疑拨通了110。警察来了,看着完好的门,只是向南的窗户被砸碎,无论怎么看,这是被从里面扔出去的东西砸坏的,最重要的是玻璃还没有完全掉下来。

    “少东西了吗?”警察问。

    “好像没少。”信贷员回道。

    “到底少了没有?”警察问。

    “没少。”信贷员说道。

    “你有仇人吗?”警察问。

    “我哪里来的仇人。”信贷员觉得这句话问的让他不爽。

    “你家只有你一把钥匙吗?”警察问道。

    “我,我……”信贷员开始结巴。

    “到底有几把钥匙?”警察看到信贷员这样已经觉察到异常。

    “还有一把在我朋友那里。”信贷员终于无奈说了出来。

    “马上给他打电话,就说让他在家里等,我们马上到。”警察的脸沉了下来。

    江阿姨打开门,看到信贷员和警察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没有觉得有一点害怕,很大方的打开了门。

    “信贷员家里是你破坏的?”警察单刀直入。

    “是我砸的。怎么了?”江阿姨没有抵赖,似乎还很嚣张。

    “怎么了?你是信贷员什么人?把你身份证拿出来?”警察的脸色不好看了,江阿姨的无所谓让警察很是冒火。

    “我是他女朋友啊,我有砸东西的爱好,喜欢砸了再买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这也犯法吗?”江阿姨的口才突然变的出奇的好。

    “她说的是事实吗?”警察转过头问信贷员。

    “她是我朋友,不是女朋友,她有砸东西的习惯我不知道。”信贷员的额头在冒汗。

    “那你已经报警,还追究吗?”警察已经从信贷员的神情看出了端倪,这对男女之间一定有问题。

    “既然是她砸的那就算了,我不追究了。”信贷员看着江阿姨挑衅的眼神对警察说道。

    “你们以后有什么事相互多沟通,不要把爱好当成游戏,警察的资源也不是你们这样瞎用的。”带队的警察对着两人批评道。

    警察走了,信贷员额头上的青筋开始凸起:“你妈的疯女人,你为什么不回来砸自己的家,你破坏我家干什么啊?”,信贷员的怒火在燃烧。

    “你才他妈的,你以为老娘是什么人,想睡就能睡的吗?不需要付出代价吗?

    你玩老娘,提起裤子就不认账,老娘不讨回点东西能善罢甘休吗?你这样的死男人将来一定不得好死,你为什么不让警察把我抓起来啊,你敢吗?我告诉你,如果惹得老娘不高兴,我明天就去你单位让你好看。”江阿姨口水直飞。

    信贷员这个时候才真正领教了这位梦中情人的厉害,哪里还敢顶嘴,连忙说道:“好男不跟女斗,算我倒霉好了吧,你狠,你厉害。”,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就这样走了,那么轻松,我给你做饭,买菜,洗衣服,干家务,陪你睡,是我欠你的吗?这个帐是不是算算清再离开啊。”江阿姨突然对要离开的信贷员说道。

    “你把我家砸成那样,你还好意思谈这个。”信贷员的火又上来了。

    “那是你自讨的,老娘好心好意要嫁给你,你却把我当玩物,我是玩物吗?

    你瞎了你的狗眼,我告诉你,这段日子在你家是我出生以来最辛苦的一段日子,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苦,看在你以前帮过我的份上,拿二十万来这事算了了,这笔钱今天必须到我的卡上,否则,老娘明天一早就去你单位要,别说我没告诉你。”江阿姨用不容讨价还价的口气对一脸晦气的信贷员说道。

    “你干脆去抢好了,没看到你这么过分的人,不可理喻。”信贷员确实被江阿姨的话吓了一跳,就这几个月要二十万,这么多钱就是家里请个保姆也能服务六七年啊。

    “滚出去,记住我的话。”江阿姨上前一推,把一只脚在门里一只脚在门外的信贷员推出了门。

    仅仅不到一个小时,江阿姨的卡上多出了二十万。江阿姨不缺这二十万,她也没想过信贷员真的给她打来二十万,无疑,信贷员用二十万买了一个太平。而江阿姨得到的二十万只不过是卡上多了这一串数字而已,而她付出的是真情,得到的是伤心。这二十万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付出的真情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不用说,江阿姨和信贷员二十几年的交情就止划上句号,从此老死不会再有来往。信贷员即使再老奸巨猾,最后还是惨败在女人手里,“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将成为他快要退休以后的座右铭,或许他再看到女人时不会再那样色眯眯,花叉叉,最少会多一个心眼。

    我真的很同情这位信贷员老兄的。

    这天晚上,江阿姨哭了半夜,是伤心欲绝的痛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